我惭愧——我面对著富士山的清越

  我惭愧我来自古文明的乡国,

  这几天秋风来得格外的尖厉:
  我怕看我们的庭院,
  树叶伤鸟似的猛旋,
  中著了无形的利箭——
  没了,全没了:生命,颜色,美丽!
  就剩下西墙上的几道爬山虎:
  它那豹斑似的秋色,
  忍熬著风拳的打击,
  低低的喘一声乌邑——
  「我为你耐著!」它仿佛对我声诉。
  它为我耐著,那艳色的秋萝,
  但秋风不容情的追,
  追,(摧残著它的恩思惠!)
  追尽了生命的余辉——
  这回墙上不见了勇敢的秋萝!
  今夜那青光的三星在天上
  倾听著秋后的空院,
  悄俏的,更不闻呜咽:
  落叶在泥土里安眠——
  只我在这深夜,啊,为谁凄惘?

  我惭愧我脉管中有古先民的遗血,

  我惭愧扬子江的流波如今溷浊,

  我惭愧——我面对著富士山的清越!

  古唐时的壮健常萦我的梦想:

  那时洛邑的月色,那时长安的阳光;

  那时蜀道的啼猿,那时巫峡的涛响;

  更有那哀怨的琵琶,在深夜的浔阳!

  但这千余年的瘘痹,千余年的懵懂:

  更无从辨认——当初华族的优美,从容!

  摧残这生命的艺术,是何处来的狂风?——

  缅念那遍中原的白骨,我不能无恫!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