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褴褛的老头他使著劲儿拉

  我在深夜里坐著车回家——

  这几天秋风来得格外的尖厉:
  我怕看我们的庭院,
  树叶伤鸟似的猛旋,
  中著了无形的利箭——
  没了,全没了:生命,颜色,美丽!
  就剩下西墙上的几道爬山虎:
  它那豹斑似的秋色,
  忍熬著风拳的打击,
  低低的喘一声乌邑——
  「我为你耐著!」它仿佛对我声诉。
  它为我耐著,那艳色的秋萝,
  但秋风不容情的追,
  追,(摧残著它的恩思惠!)
  追尽了生命的余辉——
  这回墙上不见了勇敢的秋萝!
  今夜那青光的三星在天上
  倾听著秋后的空院,
  悄俏的,更不闻呜咽:
  落叶在泥土里安眠——
  只我在这深夜,啊,为谁凄惘?

  一个褴褛的老头他使著劲儿拉;

  天上不见-个星,

  街上没有一只灯:

  那车灯的小火

  冲著街心里的土——

  左一个颠播,右一个颠播,

  拉车的走著他的踉跄步;

  ……

  「我说拉车的,这道儿哪儿能这么的黑?」

  「可不是先生?这道儿真——真黑!」

  他拉——拉过了一条街,穿过了一座门,

  转一个弯,转一个弯,一般的暗沈沈;——

  天上不见一个星,

  街上没有一个灯,

  那车灯的小火

  蒙著街心里的土——

  左一个颠播,右一个颠播,

  拉车的走著他的踉跄步;

  ……

  「我说拉车的,这道儿哪儿能这么的静?」

  「可不是先生?这道儿真——真静!」

  他拉——紧贴著一垛墙,长城似的长,

  过一处河沿,转入了黑遥遥的旷野;——

  天上不露一颗星,

  道上没有一只灯:

  那车灯的小火

  晃著道儿上的土——

  左一个颠播,右一个颠播,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