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注册官方网站郭丹家的后面有一片很广阔的田地,那当鬼很厉害的时候我们就可以见到鬼了吗

“怪和尚,这个世界真的有鬼吗?为什么我没见到过呀”

捉鬼

作者:岠山剑客

金沙注册官方网站 1

郭丹家的后面有一片很广阔的田地,田地里有很多的坟墓,坟墓里埋葬的都是他们郭家庄的人,有老的,有少的,有正常死亡寿终正寝的,也有不正常死亡的,被火烧死的,被水淹死的,出车祸的等等,总之,郭家庄自祖上以来基本都是埋葬在这片区域,包括郭丹的爷爷奶奶,太爷爷太奶奶,太太爷爷和太太奶奶,还有郭丹从来没有见过有血缘关系的家族人士。

让郭丹一家颇为烦恼的是,夏天晚上的时候,他们一家老是能听到那片田地里面传来鬼哭声,嘤嘤的声音加上夏日的高温,让大家不得安生,连个安稳觉都不能睡好。

这一日,郭丹要和自己的哥哥去那片田地里捉鬼,一是为民除害,也是要见识一下鬼到底是什么样子的,为此他们之前已经准备好久了,特别是哥哥,据说他还有杀手锏。

晚上的时候,他们就埋伏在玉米地里,小心翼翼地去寻找鬼的踪迹,他们没有失望,很快他们看见隐藏在玉米地里的一处坟头上有一个橘红色的灯笼发着幽幽地光,兄妹俩持着一把桃木宝剑就捉鬼去了。

哥哥对她说桃木宝剑专门辟邪,任何妖魔鬼怪见了桃木宝剑都会避让三分,如果有哪一个小鬼敢冒然向拿着桃木宝剑的人进攻的话,必然是自取灭亡。郭丹铭记着哥哥的话,所以她的桃木宝剑片刻不离手,片刻不离身,打算等鬼扑向她的时候她就狠狠地用手中的剑刺杀它们。

当郭丹和哥哥悄悄地走近那片挑着灯笼的坟墓的时候,发现那儿竟然传来说话声,兄妹俩赶紧屏气凝神地细听小鬼们在谈论什么。

郭丹听见其中的一个比较年轻的鬼说道:“大哥,我们在这里挑着灯笼有半个多月了,也不见有人来,你说今天晚上会有人来吗?我的胳膊都挑得发酸了。”

另一个鬼说道:“兄弟,你这才几天呀,在没有遇见你之前,我每年夏天都在这里挑灯笼,都挑了二十多年了,也没有胆大的敢过来,你就坚持一下吧,总有一天会有人来的。”

它的声音比较粗一些,不像那个小鬼,稚声稚气的,应该年龄也比较大了,

“可是若是一直没有人来,我们就一直要这样每天挑着吗?我们就不能想点其它的办法了吗?比如,我们可以白天出来,或者夜晚到人家去找人去。”小鬼说道。

“到底你还是年轻呀!”老鬼说道,“白天我们能出来吗?白天我们敢出来吗?你见过有人白日见鬼吗?你小小年纪怎么说话比人类那些当官的还荒唐的呢,都有点信口雌黄了,我们鬼族是不能白白天出来的,只能晚上才能自由活动。”

“那晚上你又为什么阻止我去人家闹鬼呀?”小鬼很是不解。

老鬼说道:“这个你就不懂了吧,这前面的郭家庄防备意识非常地到位,我就是郭家庄的人,我知道我们庄每家每户都在自己的宅院周围放置了泰山石敢当,那泰山石敢当可不是一般的东西,是专门用来驱邪避鬼的,不要说你去人家闹鬼了,你连他们的宅院大门都靠近不了,你说怎么去闹鬼?”

小鬼“哦”了一声继续说道:“可是这样像姜太公钓鱼一样每晚举着红灯笼,什么时候才能见到活的人呀?”

老鬼说道:“孩子,不要着急,自有那有缘人自愿送上门来的。”

闻听两个鬼这么交谈,郭丹吓坏了,她赶紧拽了一下哥哥的胳膊,示意哥哥还是赶紧走吧,趁鬼还没有发现他们之前。

哥哥却并不理会妹妹,他现在非常地兴奋,眼神中都冒着光,他早就伙同妹妹来捉鬼了,今天妹妹终于同意了,他是不到黄河心不死,哪能就这么放弃呢。

哥哥又悄悄地往前挪动了十多步,他小心翼翼地,生怕将那两个鬼给吵到了,那样对于捉鬼非常不利。

郭丹没有办法,也只有悄悄地跟在哥哥后面继续向前走去。

这个时候,郭丹透过密密麻麻的玉米叶子终于看清里面的情形了,只见这处玉米丛中有两个坟墓,一个大一点旧一点,一个小一点新一点,在两座坟墓的中间位置,坐着两只鬼,它们的身影在橘红色灯光照耀下,都是灰褐色的,脸上的眉毛眼睛嘴巴好像都是由乌云做成的一般,老鬼是站着的,站在自己的墓碑前面,正语重心长地教育小鬼。小鬼是坐着的,它坐的地方比较特殊,是坐在墓碑上面的,因为它的手中正用着一根芦苇挑着那盏灯笼,灯笼是用死人的纸钱糊成的,里面的光像是细小的生日蜡烛发出来的光线,灯笼的光虽然是橘黄色的,却非常地暗,加上周围又都是一人多高的玉米地,如果不细细留心根本不可能发现这一盏灯笼的。

这个时候小鬼问老鬼道:“大哥,捉到人之后,我们怎么吃呀?是清蒸还是红烧?可不可以包饺子呀,我最喜欢吃饺子了,还有,吃不完的话是做腊肉还是做香肠?”

老鬼说道:“都可以,到时候你喜欢怎么吃我们就怎么做。”

小鬼高兴地说道:“好!太好了,我都好长时间没有吃肉饺子了。馋死我了都,我要用人的大腿肉做饺子馅,你看行吗,那里的肉好吃,肋骨上的肉是不适合做饺子馅的。

老鬼说道:“傻孩子,其实有些女人的大腿肉是不好吃的,也不适合做饺子馅的,因为女人的那个部位太骚了!”

说着老鬼还嘿嘿地笑了,它奚落小鬼道:“跟你说你也不懂。”

小鬼有点羡慕地说道:“大哥,我知道,你活着的时候曾经装过神弄过鬼也给寡妇挑过水,我就惨了,我被水淹死的时候还是一个处男呢!没见过的东西太多了。”

老鬼安慰道:“都怪你这孩子太顽皮了,让你不听大人的话,咎由自取。”

老鬼这个时候从地上站起来,向远处看了看,“今晚上没有人来不要紧,明晚上没有人来不要紧,只要我们坚持,迟早有一天会有人来的,那个时候我让你饱餐一顿。”

小鬼充满感激地说道:“谢谢大哥!我一定坚持着,不让灯笼倒下来。”

又过了一会儿,老鬼好像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他对身边的小鬼说道:“我突然想起来了,我们的刀好像有点生锈了,我得回家去取出来用这墓碑磨一磨,磨得锋利一点,也好让人一刀致命,要不然还得再来一刀,费事。”

“行!”小鬼说道,“大哥,你回家去拿刀去吧,我在这里挑着灯笼。”

这个时候,郭丹看见那只老鬼慢慢地变成一团乌云,面部和身子逐渐地融合,最后融成一团灰色乌云,化成一缕黑烟从墓碑后面坟墓边上的一个小洞穴慢慢地钻进了坟墓里面去了。

因为老鬼钻进了坟墓,带来了一阵阴凉的风,使得小鬼所举的灯笼有点微微地颤动,小鬼赶紧双手扶住灯笼,不让它颤动。

正在这个时候,郭丹看见哥哥从自己的随身包括里面拿出一件灰褐色的衣衫来披在自己的身上,手中还拿着一个捉妖瓶,就是那种普通的矿泉水的瓶子,里面装着半瓶无色的液体,卖这瓶子给他们的那个算命先生说这个瓶子可以捉到鬼,并将鬼化成二两左右的水,也不知道到底效果怎么样。

哥哥示意郭丹不要出声,让她藏在这里不要出去,然后他自己跳着鬼的舞步,做出飘飘悠悠地动作,向那小鬼走去。

“兄弟,今晚可有收获呀?”哥哥一边舞蹈着一边问那小鬼道。

那小鬼坐在高处,突然听到身后传来说话声,它很惊讶地回头看着郭丹的哥哥,“你是谁呀?我怎么从来没有见过你呀?”

“你不认识我,我也是这里的老邻居了,你不常串门,所以就不认识我了。”哥哥说道。

“奥!”小鬼很有礼貌地说道,“那见过大哥!原谅小生有眼无珠了!”

“没事,你客气了,”哥哥说道,“我们既然同是天涯沦落人,以后有难大家帮,有苦大家吃!对了,小兄弟,你吃饭了吗?”

小鬼有点无奈地说道:“吃过了,喝了点露水,但是不好喝,我想吃人肉,大哥说人肉好吃。”

“奥!这样吧,我这里还有人类的一点米酒,你来喝两口吧。”说着,郭丹的哥哥将瓶子递给了坐在墓碑上的小鬼。

小鬼很高兴地说道:“谢谢,我活着的时候经常看见大人们喝酒,可羡慕了,我都死了五十多年了,也没有喝到酒,我今天就尝一尝吧。”

小鬼将瓶子打开,它先用鼻子嗅了嗅,说道:“这酒味怎么这么刺鼻呀,真难闻。”

哥哥说道:“酒嘛!就像猫尿一样,但是喝到肚子里面舒服,不信你试试。”

小鬼半信半疑地将瓶子举起来,对准嘴开始往自己的口腔中倒。

郭丹看见瓶子的中的液体化了一道优美弧线瞬间钻进了小鬼的口腔之中,进到了它的肚子里面。

然后奇怪的事情发生了,那个小鬼呜呜发出哀鸣的叫声,好像在质问哥哥这是什么东西,但是它已经没有了说话的能力,它手中的灯笼也掉在了地上,变成了一根干枯的芦苇顶着一片干枯的芦苇叶子。

这个时候郭丹的哥哥迅速地从小鬼的手中将瓶子给接过来,然后用桃木剑将小鬼挑进瓶子里,小鬼还不愿意进去,这可由不得他了,郭丹的哥哥最后顺着瓶口往瓶子里面吐了两口唾沫,将瓶盖塞紧,然后就见小鬼在瓶子中慢慢地变化,慢慢地缩小,缩小成一团黑云,往瓶底沉去。

大功告成,那只小鬼在瓶子里面变成了黄褐色的液体。

哥哥将瓶口封好,还在手中晃了一下,然后扔给了郭丹。

郭丹将瓶子接住,她看见那只小鬼已经完全没有了方才的形状,现在就是一团液体了,不过整个瓶子很轻,完全不像里面装了液体一样。

郭丹的哥哥也没有闲着,他迅速地从包裹里面拿出从神先生那里购买的封土,将方才老鬼钻进坟墓的那道缝隙用封土给封死,封结实了,那只老鬼以后再也不会出来吓人了。

兄妹俩顺利完成了这次捉鬼的任务,他们兴高采烈地回家去了。

郭家庄的很多人都见过郭丹和她哥哥捉到的那只小鬼,装在瓶子里面的,没有重量,黄褐色的,用灯光照不会有影子。

后来还有很多城里的有钱人听说郭丹和他的哥哥捉到了鬼,都开着车慕名前来看稀奇,他们也看到了。

d.t.G�!�X#

“你见过风吗?你没见过但是你能感受到是吧?当风很厉害的时候,我们就可以见到风了,如说龙卷风……”

“那当鬼很厉害的时候我们就可以见到鬼了吗”

“不一定要很厉害的鬼我们才能看得到,我们看不到,但是我们还是可以感受到冥冥之中的存在……”

天暗下来了,周围静得可怕,路上一个人也没有,月亮躲进了云里,犹抱琵笆半遮面,田里的青蛙呱呱的叫个不停,试欲与草丛里的蟋蟀争个高下,咕叽,咕叽,咕叽,一辆破旧的马车缓缓在路上前进,白色的马车,白色的马,白色的缰绳,奇怪的是马没人驾驭,也不知道车上到底有没有人,只是在黑暗中显得特别突兀特别诡异。

要知道现在不是民国,就算是在农村郊区出现马车也是不可能的事情,可偏偏在这个村子附近,每到深夜,都会听到马车经过的声音,年轻人可能不知道这是什么声音,但是上了年纪的老人家对这个声音却是印象深刻,这个村子在民国的时候可是个富裕的地方,以前这边家家户户都是有经商的传统,村子远近驰名,每天车来车往甚是繁荣,不过繁荣还是躲不过战争的荼毒,往日的荣耀化为今日的尘埃。

村里有胆子大的人,他们循着声音一探究竟结果,无果而终,回来之后都精神萎靡,终日不见精神,后来人们晚上都不敢出不来了。村里的老人家说:“这是民国时期的惨死的冤魂出来夜巡,找那些屠戮他们的人索命,只是日本人已撤出中国,这样子也是没用的啊,要去请法师为这些苦命的亡灵超度”。

村里德高望重的老人家们动员筹钱,请了附近最有名寺庙的和尚,为亡灵超度。那天晚上,就在马车经常出没的地方,设坛念经文超度战争中惨遭屠戮的亡灵,村里的人老的小的胆子大的,在僧人们的带领下,围着祭坛站着互喝着经文,可是当子时的钟声准时响起的时候,伴随着咕叽,咕叽,咕叽声音的到来,马车出现了,白色的马车,白色的马,白色的缰绳,突兀而又诡异,马车直径从祭坛穿过,可是竟未伤了和尚,也没毁坏祭坛,仿佛祭坛不是真实存在的,马车就那样穿过,不扬起一点尘土,看到这幅景象的村民,竟好似忘记了恐惧,又像失了魂魄,十分之奇怪,接着咕叽,咕叽,咕叽的声音越来越小,马车逐渐远去,在场的人们渐渐回过神来,脑袋里一片空白,而身上却是满是冷汗,而台上的法师却是目光中透露出黯淡,仿佛灵魂已离体而去。

那晚之后,村里的人们再也没请过法师作法了,村民们晚上依旧是尽量能够待在家里就不出门,听那晚在场的村民说,那天晚上他们看到的不是马车,而是人间地狱。后来,这个村子闹鬼这件让人匪夷所思的事情,一时在当地广为流传,成为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当然也有自已以道行高深的修行人,尝试着将作乱的鬼魂拿下,结果都无一而终。捉鬼的人们后来都说他们看到的不是马车,而是人间地狱。若是单纯是鬼那自然是好抓,但是对于地狱他们不知道从何下手。

这一天,村子里来了一个怪和尚,和尚衣着简朴,灰色的僧衣很干净,看起来很年轻,大约二十几岁的样子,手执一个算命的招牌,招牌白底黑字就只有两个字算命。算命的怪和尚,村里的人都这样称呼他,和尚的眼睛很奇怪,每当人们的眼睛不经意间与之接触的时候,感觉就像是要把人吸进眼睛里一样,深邃,完全不像是二十几岁人的眼神,好奇心重的人,试着让和尚一算,和尚的收费不低,但是却是算得奇准,每当人们与之讨价还价的时候,和尚说收费低了就算不准了,人们只能悻悻作罢,老实按规矩算命。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