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突如其来的一场国际金融危机让冯德挺的公司面临了危机,杨露扔下手中的木棍

“小宝贝快快睡,梦里会有我相随,陪你笑陪你累,有我相依偎……”杨露轻轻拍着手中的宝宝,哄他入睡。

冯德挺原本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有一家国际化的企业,只是突如其来的一场国际金融危机让冯德挺的公司面临了危机,原本他是可以挺得过这场危机的,只是在他的公司面临着危机的同时,他的家庭也同样面临着危机。

四周都是树,黑漆漆的一片,只有一缕微光从屋内投到门外杨露的身上。宝宝今年一岁了,自己却为了不想离婚,从城市逃到这里。

原来冯德挺的妻子凌云是为了家族利益而嫁给他的,可是凌云在嫁给他之前,就爱上了一个叫赵明辉的男人,凌云虽然与冯德挺结婚了二十几年了,并为冯德挺生下过一儿一女,可是凌云的心里依旧爱着赵明辉。这不,无巧不成书,就在冯德挺公司面临危机的时候,离开家乡二十多年的赵明辉回到家乡找到了凌云。

“沙沙……”

凌云为了家族的利益隐忍了自己二十多年的感情,现如今将近五十岁的凌云,再也不想隐藏自己的感情了,于是她抛家弃子与赵明辉一起离开了故乡,远走他乡。

“谁?”杨露转头向发出声音的地方看去,可是太黑看不清楚,她把宝宝放在椅子上“在这里等妈妈回来哦,不要哭哦。”说完随手在地上捡了根木棍,向发出声音的地方走去,“沙沙”草丛里又响起了声音,杨露把棍子举起来慢慢靠近“喵”一只黑猫从草丛里跳了出来,杨露吓了一跳,拍了拍胸口“原来是只猫啊。”

冯德挺在公司面临危机的时候,得知了和自己生活了二十几年的妻子抛弃了自己和儿女,他几乎奔溃了,于是就这样,心神疲惫的冯德挺不仅没能让自己的公司度过危机,还造成了无可挽回的局面。冯德挺的公司破产之后,他的住宅,汽车都被没收了,除此之外,冯德挺还欠下了巨款。

杨露扔下手中的木棍,朝屋子的方向走去。一只手从后面捂住了杨露的嘴巴,杨露用手拍打着捂住自己的手,也摸到了手中的戒指,一把刀子出现在杨露眼前,透着月光,刀子散发出诡异的光芒,杨露放弃了挣扎,眼神里充满着怨恨和绝望。刀子划破了杨露的喉咙,在倒下的那一刻,她看到了那张熟悉又陌生的脸。

冯德挺一家从豪宅里搬到了破旧的出租屋里,而就在这时候,冯德挺还有一个月就要结婚的大女儿冯英的未婚夫程韬跟冯英提出了解除婚约。冯英一直以为程韬是爱自己的,她怎么也想不到程韬不过是为了她家里的钱而追求她,从小就受尽宠溺的冯英怎么也无法接受这个事实,于是她承受不了这一切,直接疯了。

一周后……

冯德挺还在读大学的小儿子冯沐因为没有钱继续完成学业,于是冯沐就回到了冯德挺和冯英的身边,逼债的人每天都会围堵在冯德挺的身边。

“妍欣,不是我说你啊,你说你一个没嫁过的姑娘,竟然要嫁给一个结过婚的,这些就算了,问题是你现在都还没过门呢,就帮人家带孩子,你是不是没吃药啊?”妍欣的朋友小月已经在她旁边念叨了有半个小时了,对她的念叨,妍欣也是无奈笑笑,小月看她这个样子她也说不下去了。

这一天,冯德挺每天面临着冯沐仇视的目光,面临着追债人的逼债,他想起了和自己相处了二十几年的妻子的背叛,冯德挺在痛苦之下就开始喝起了酒。冯德挺拿着几瓶啤酒到了自己以前的公司的楼顶喝了起了,喝着喝着,他就哭了起来,他突然间想起了自己儿时的梦想,他想要成为一只鹰,于是喝得醉醺醺的冯德挺就从高楼下跳了下去。在那一刻,他觉得自己就是一只在空中飞翔的雄鹰,他的四周都散发出了自由的气息。

“这孩子还蛮可爱的啊。”“我也觉得,又听话,晚上不哭不闹。”看到小月转移了话题,妍欣马上回话,小月无奈的看着她,都不知道说什么好。

“砰”一声巨响,冯德挺的灵魂飘出了体外,他好奇的看着人群越来越聚集了,他满脸好奇的看向人群围聚的中间点竟然是一个脸往下趴在地上的尸体。尸体的脸被摔烂了,尸体的身体被摔得非常的扭曲,他的手脚就像是挂在尸体的身上一样。他的脑浆,尸液,鲜血流了满地都是。

逛完街两人道了别,回到家里,妍欣把宝宝抱到床上,转身为宝宝泡奶粉,突然有人从身后环住了她的腰,妍欣笑笑,并没有转头,“怎么过来了也不说一声啊?”“我来看我未婚妻还要得到批准啊。”李泽宇笑着说。

冯德挺倒吸了一口气,满脸嫌弃的说道:“那个倒霉鬼死得怎么的惨啊?!”

妍欣转身把泡好的奶拿到床上给宝宝,宝宝怎么都不喝,妍欣没办法,只好把奶瓶放在了桌子上,李泽宇看她这个样子,不忍笑了出来“你笑什么啊。”妍欣瞪了李泽宇一眼,李泽宇努力收起笑“你出来一下。”

在话说完之后,冯德挺突然发现自己飘在半空中,而四周的人似乎都看不见他,也没有人听得到他说的话。冯德挺开始是觉得奇怪,紧接着他想起来了,他想起来自己刚刚喝了酒,就直接从高楼上跳了下来。他想起来了,地上那个倒霉鬼就是他自己。

“干嘛?我还要看孩子呢。”

就在冯德挺想要走进尸体看看清楚的时候,他发现从远处飘来了两个穿着一白一黑的西装的鬼魂,他惊恐的想到那两个一白一黑的鬼魂该不是传说中的鬼差吧。

“哎哟,孩子在婴儿床上,有护栏,你怕什么,又不会掉下来。”说完不顾妍欣的反对,把她拉出了房间,李泽宇把门关上,神神秘秘的从口袋里拿出一个玉镯戴在妍欣手上,妍欣看着手中的镯子,很漂亮,“这什么?”

冯德挺摇了摇头,他想到了自己的生前,想起了他抛夫弃子的妻子,想起了他疯了的女儿,想起了抛弃他女儿的程韬,想起了他因为没有钱而无法完成学业的儿子。他有太多未了的心愿,于是他立即往两个鬼差飞来的相反的方向飞去。

“我家祖传玉镯,给媳妇的。”“你今天来就为了这事啊。”妍欣瞥了李泽宇一眼继续说道“还行吧,这镯子。”

在逃避了鬼差追捕之后的冯德挺,紧张兮兮的回到了自己的出租屋。

“嘿嘿,那我先回去忙了。”李泽宇说完亲了妍欣额头一口,便走了。

他看着自己疯得连生活也无法自理的女儿,看着自己躲在家里自艾自怜,不敢出门的儿子,他把这一切都怪罪在了他妻子与程韬的身上。他发誓他要报仇,哪怕是粉身碎骨也要报仇。

妍欣开门回到宝宝房里,想哄宝宝睡觉,却发现宝宝已经睡着了,妍欣俯下身亲了亲宝宝,起身走到桌子旁想要把冷掉的牛奶拿走,却发现奶瓶是空的,妍欣觉得很奇怪,刚刚还是满的,怎么就空了呢,宝宝还这么小,怎么可能自己拿呢。

冯德挺首先找到了程韬,当冯德挺找到程韬的时候,程韬一家正在谈论着程韬刚找到的那个名模的女朋友,他们也说起了程韬的前女友冯英。他们当然看不到冯德挺了,可是冯德挺却清晰的听到了他们的谈话。

该不会这房子里还有别人……妍欣不敢往后想,决定晚上让小月和自己住一晚,看是不是真有别人。

冯德挺非常的愤怒,他想要杀了程韬一家,于是他伸手掐住了程韬的脖子,可是他的手却从程韬的脖子里穿了过去,冯德挺又来到了程韬爸爸的身边,他冲上去想要打程韬的爸爸,可是他的手依旧从程韬爸爸的身体里穿了过去。冯德挺非常的愤怒,他全身散发出来的寒冷让程韬一家体会到了一股从未有过的寒冷。

妍欣走出房间,轻轻带上门,给小月打了个电话,小月也答应了。晚上,小月如约而来,妍欣一开门,“怎么回事啊。”小月还真是大嗓门啊。

冯德挺紧张的在程韬的家里走来走去,因为他是个刚死的鬼,所以他根本就不知道该怎么杀人。当冯德挺看到程韬和他的家人再看自己自杀的新闻,他突然想到了办法。

妍欣做了个嘘的手势,把小月拉到自己房间。妍欣轻轻关上门,小月看她鬼鬼祟祟的样子,顿时无语了。妍欣把小月拉到床上坐下,小声的告诉她今天发生的事“宝宝呢?”

冯德挺集中精神,把自己的灵魂意识附体到了电视里自己的“尸体”上。

“睡着了,说来也奇怪,我都带宝宝一个星期了,我喂他喝奶他从来不喝,等我出去再回来看的时候,奶瓶就空了。”妍欣满脸疑惑的说,“那你叫我来不会是想我和你一晚上不睡观察宝宝房内的事吧?”小月感觉来错了,怎么可以放弃自己宝贵的睡眠时间呢,妍欣阴险的笑了笑,一把抓住小月。遭了,跑不掉了。

程韬一家看到冯德挺被摔得扭曲的身体,突然动了,他被摔碎的脸庞突然转了过来,看向了正在看电视的程韬一家。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两人的眼皮都打架了,正准备放弃睡觉的时候,传声机发出了声音,可是很沙哑,听不清楚,妍欣和小月对看了一眼,垫手垫脚的往宝宝房间走去。

虽然冯德挺的眼珠子被摔碎了,可是程韬一家却觉得此刻的冯德挺正在恶狠狠的瞪着他们,紧接着,他们看到了冯德挺一步步的从电视里向着他们走来,他们惊慌的四次乱跑着,可是他们却发觉冯德挺正身体扭曲的飘在空中,他那张砸烂的脸显得是那么的恐怖,门就近在咫尺,可是他们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门,却无力去开它,因为他们觉得自己的脖子被冯德挺给抓住了。只见他们一只手紧紧的掐住自己的脖子,一只手却在拼命的挣扎着,不停的拉开紧抓住自己脖子的手。

两人把耳朵靠在门上听了听里面的动静,里面传出女人的歌声,具体唱的是什么,听不清楚,妍欣默数了三声,把门打开,开门的一瞬间,一阵阴风吹来,两人都打了个寒颤。

可是他们一家此刻的感觉更不就不是自己在用手掐着自己的脖子,他们此刻觉得空中有无数个冯德挺再掐着他们的脖子。程韬一家觉得呼吸越来越困难了,他们瞪圆了双眼,脸色微紫,鼻翼增大,在挣扎中慢慢的死去了。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