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肩重而伤民财杀亦旺者,克木财衰矣

兄弟谁废与谁兴,提用财神看重轻。

日主孤立无气,无地人元,绝无一毫生扶之意,财官强甚,乃为真从也。

败财比肩羊刃,皆兄弟也。要在提纲之神,与财神喜神较其重轻,财官弱,三者显其攘夺之迹,兄弟必强;财官旺,三者出其助主之功,兄弟必美;身与财官平,而三者伏而不出,兄弟必贵;比肩重而伤民财杀亦旺者,兄弟必富。身弱而帮者不显,有印而兄弟必多;身旺而三者又显,无官而兄弟必衰。

既从矣,当论所从之神。如从财,只以财为主;财神是木而旺,又看意向,或要火、要土。要金,而行运得所者吉,否则凶,余皆仿此,金不可克木,克木财衰矣。

任氏日;比肩为兄,败财为弟,禄刃亦同此论。如杀旺无食,杀重无印,得败财合杀,必得弟力;杀旺食轻,印弱逢财,得比肩敌杀,必得兄力;杀旺食轻,印弱逢财,得比肩敌杀,必得兄财轻劫重,印绶制伤,不免司马之忧;财官失势,劫刃肆逞,周公之虑。财生杀党,比劫帮峰,大被可以同眠;杀重无印,主衰伤伏,鸽原料能无兴叹。杀旺印伏,比肩无气,弟虽敬而史必衰;官旺印轻,财星得气,兄虽爱而弟无成。日主虽衰,印旺月提,兄弟成群;身旺逢枭,劫重无官,独自主持,财轻劫重,食伤化劫,可无斗粟尺布之谣;财轻遇劫。官得明显,不作煮豆燃萁之咏。枭比重逢,财轻杀伏,未免折翎之悲啼;主衰有印,财星逢劫,反许棠棣之竞秀。不论提纲之喜忌,全赁日主之爱憎,审察宜精,断。

丁亥 壬寅 丙子 丁酉

从象不一,非专论财官而已也。日主孤立无气,四柱无生扶之意,满局官星,谓之从官,满局财星,谓之从财。如日主是金,财神是木,生于春令,又有水生,谓之太过,喜火以行之;生于夏令,火旺泄气,喜水以生之;生于冬令,水多木泛,喜土以培之,火以暖之则吉,反是必凶,所谓从神又有吉和凶也。尚有从旺、从强、从气、从势之理,比从财官更难推算,尤当审察,此四从,诸书所未载,余之立说,试验确实,非虚言也。

辛丑 庚子 己亥 戊戌 丁酉 丙申

从旺者,四柱皆比劫,无官杀之制,有印绶之生,旺之极者,从其旺神也。运行比劫印绶制则吉;如局中印轻,行伤食亦佳;官杀运,谓之犯旺,凶祸立至;遇财星,群劫相争,九死一生。

丙火生于春初,谓相火有焰,不作旺论。月干壬水通根,亥子杀旺无制,喜其丁午寅亥合而化印,以杂为恩。时支财星,生官坏印,以杂为恩。时支财星,生官坏印,又得丁火盖头,使其不能克木,所以同胞七人,皆就书香,而且兄爱弟敬。

从强者,四柱印绶重重,比劫叠叠,日主又当令。绝无一毫财星官杀之气,谓二人同心,强之极矣,可顺而不可逆也。财纯行比劫运财吉,印绶运亦佳,食伤运有印绶冲克必凶,财官运为触怒强神,大凶。

癸巳 戊午 丙午 庚寅

从气者,不论财官、印绶、食伤之类,如气势在木火,要行木火运,气势在金水,要行金水运,反此必凶。

丁巳 丙辰 乙卯 甲寅 癸丑 壬子

从势者,日主无根,四柱财官食伤并旺,不分强弱,又无劫印生扶日主,又不能从一神而去,惟有和解之可也。视其财官食伤之中,何其独旺,则从旺者之势。如三者均停,不分强弱,须行财运以和之,引通食伤之气,助其财官之势则吉;行官杀运次之;行食伤运又次之;如行比劫印绶,必凶无疑。试之屡验。

此造羊刃当权,又逢生旺,更可嫌者,戊癸合而化火,财为众劫所夺,兄弟六人,皆不成器,遭累不堪。余造年月日皆同,换一壬辰时,弱杀不能相制,亦有六弟,得力者早亡,其余皆不肖,以致拖累破家。总之劫刃太旺,财官无气,兄弟反少,纵有,不如无也。然官杀太旺亦伤残,必须身财并旺,官印通根,可敦友爱之情。

戊戌 丙辰 乙未 丙戌

古典文学原文赏析,本文由作者整理于互联网,转载请注明出处

丁巳 戊午 己未 庚申 辛酉 壬戌

乙木生于季春,蟠根在未,余气在辰,似乎财多身弱,但四柱皆财,其势必从。春土气虚,得丙火发实之,且火乃木之秀气,土乃火之秀气,三者为全,无金以泄之,无水以靡之。更喜运走南方火地,秀气流行,所以第发丹墀,鸿笔奏三千之绩,名题金榜,鳌头冠五百之仙也,志有为也。

壬寅 壬寅 庚寅 戊寅

癸卯 甲辰 乙巳 丙午 丁未 戊申

庚金生于孟春,四支皆寅,戊土虽生犹死。喜其两壬透干年月,引通庚金,生扶嫩木而从财也。亦是秀气流行,更喜运走东南不悖,木亦得其敷荣,所以早登甲第,仕至黄堂。

丙寅 庚寅 壬午 乙巳

辛卯 壬辰 癸巳 甲午 乙未 丙申

壬水生于孟春,木当令,而火逢生,一点庚金临绝,丙火力能锻之,从财格真。水生木,水生木,木生火,秀所流行,登科发仁,至侍郎。

凡从财格,必要食务吐秀,不但功名显达,而且一生无大起倒凶灾。盖从财最忌比劫运,柱中有食伤,能化比劫生财之妙也。若无若食伤吐秀,书香难遂,一逢比劫,无生化之情,必有起倒刑伤也。

丁卯 壬寅 庚午 丙戌

辛丑 庚子 乙亥 戊戌 丁酉 丙申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