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郭沫若的好诗还是不少的

现在高中语文教材里选了一首郭沫若的早期诗作《天狗》,并认为这是郭沫若最有代表性,水平最高的诗:

图片 1

我把一切的星球来吞了,

图片来自简友[2020号]()
[此刻,秋街]()

我是全宇宙底Energy底总量!

此刻,雨夹雪

很多学生感到疑惑:郭沫若写的诗怎么这样糟?简直像小学生写的。就这还是水平最高的,其他的诗就可想而知了。

秋街染上冰冷

其实郭沫若的好诗还是不少的,这里随便举几首建国以后郭老写的诗。先看看建国初期的《骆驼》:

雪粒打中光秃秃的树枝

看呵,璀璨的火云已在天际弥漫,

艰难地宣告自己的存在

再看看大跃进中《百花集》中的诗《牡丹》:

至死不解

我们并不是什么“花中之王”

携手游蓝天

也并不曾怀抱过“富贵之想”,

相约赏落日

只多谢园艺家们的细心栽培,

一朝拥抱大地

便抽出了碧叶千张,比花还强。

为何要有你没我?

我们的花叶只有色,没有香,

不管是什么魏紫,或者桃黄,

花开后把全部花瓣洒满田园,

真有些败坏风光,让人惆怅。

最后看看文革中的旧体诗《怀念周总理》:

革命前驱辅弼才, 巨星隐翳五洲哀。

奔腾泪浪滔滔涌, 吊唁人涛滚滚来。

盛德在民长不没, 丰功垂世久弥恢。

忠诚与日同辉耀, 天不能死地难埋。

俺认为这几首建国以后郭老写的诗比现在高中课本选的所谓“郭沫若最有代表性,水平最高的诗《天狗》”强得多,大家觉得呢?

为什么高中语文课本和大学文学史要把《天狗》作为郭沫若最有代表性,水平最高的诗呢?恐怕除了所谓文学专家都是中二逗逼的解释之外,还有一种解释:即一方面暗示建国以后郭沫若写不出好诗来,这是毛主席的罪行和社会主义的“体制问题”,另一方面让学生感到郭沫若的水平很低,进而感到像郭沫若那样拥护共产党的人都是那个样子。从而达到既黑了郭沫若,也黑了新中国“一黑黑俩”的目的。

事实上,新中国成立以后,不仅涌现出了大量新作家的优秀文学作品,郭沫若为代表的一批老作家也创作出了大量优秀作品,只不过这一切都被专家们选择性失明了。

另外,建国之前的文学作品也不是专家们评价的那样。以郭沫若为例,80年代以前,没有什么人认为他的《天狗》写得好,而认为《我想起了陈涉吴广》水平较高,喊出了劳动者的心声。(现在的专家则认为《我想起了陈涉吴广》相当差,是郭沫若创造力倒退的标志。)五十年代时《我想起了陈涉吴广》还被选入初中语文课本第三册第十七课。

最后,希望大家一起看看《我想起了陈涉吴广》这篇老课文,然后想一想,现在的语文课本为什么选《天狗》不选《我想起了陈涉吴广》?你觉得这两首诗那首较好?

我想起了几千年前的陈涉,

我想起了几千年前的吴广,

他们是农民暴动的前驱,

他们由农民出身,称过帝王。

他们受不过秦始皇的压迫,

在田间相约:“富贵毋得相忘!”

那时候还有凶猛的外患,匈奴,

要攘夺秦朝的天下侵凌北方。

秦始皇帝便要筑下万里长城,

使天下的农夫都为徭役奔忙。

他们便斩木为兵,揭竿为旗,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