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注册官方网站】林静照例戴上耳机,当时也没有太在意

连南,坐落于广东省的西北部的一个常年湿润的地区。早就在在博客上看到过有关于对这个瑶族自治县的描述。博客中描述的这个神秘而又质朴的地方,让人心生了向往。
心动了,有了期待,便一直想去这样一个地方,伙同几个好友一起看绿树葱郁着山峦、民寨错落在山间。听小鸟啁啾在谷底,野风浮动着青山。
憧憬了许久许久,终于有了这样的机会,天时地利人和,适合于出行。
出行的前一天晚上也许是激动也许是燠热的天气,一夜无眠,辗转了几个身,堪堪入睡了三个小时后,闹钟响了。我蹑手蹑脚地起床,洗脸,涮牙,收拾东西。室友还在睡梦里砸吧着嘴作着甜甜的梦,我关上了门,准备出发了。
外面晨曦微露,天气晴和,我们相约在L栋女生宿舍楼下,一起集合准备前往那个梦境如斯的地方——美丽的瑶寨。等集合起所有的队友后,我们走在内环路上突然很想唱张歆艺的滴答——时针不停在转动,小雨拍打着浪花
多么有意境的歌词,适合于我们当时的心境。 队友是俩女生,媛媛和小梳子。
出发的那天媛媛穿着白色的紧身衬衫,墨绿牛仔裙,女神范儿十足,她是个温婉又个性独特的双性格姑娘。
小梳子,一如既往的活泼开朗,和她的网名一样,很健谈很豪爽。
我们紧赶慢赶,终于到达了省客运站,十二个站的距离,站的腿有点酸软。
在客运站等了好久,终于登上了前往连南瑶族自治县的大巴,车上偶遇了那个地方的阿嬷,第一个很直观的感觉——质朴。我偷偷地拍摄了一张阿嬷的照片,她舒心的笑着的样子让我一下子想起了在已故的亲人。有点煽情,但是真的,我真是一个感性的动物。
旅行是有时候也是一件很艰辛的事,比如三小时漫长的车程中,大家都吐了。胃里在翻江倒海,我们坐在车座上,极力地压制着胃里上呕的消化物……
终于车在清远稍停了一小会儿,我们簇拥着跳下了车,躲在僻静处吐了个昏天黑地。当时就想,下次坐车一定不吃东西了。
路上虽有艰辛,但心中总是憧憬着一个地方,便有了坚持下去的毅力。所幸在剩下的半个车程中,再没有突发状况,车一路高昂着行进,离连南越来越近,心情也愈发的激动。
路上遇到了很多次大雨,心中想着可能当我们下车时那边是一个阴雨天,我们只能待在旅馆里看无聊的影视剧或者望着窗外发呆,不过令人欣喜的是,连南天气温和,凉风习习,是一个民风很纯朴的地方。
下车后,我们开始找原先在网上预订好的宾馆,本以为正是五一小长假,会有很多前来观光的游客,宾馆旅馆的房间会人满为患,但最后发现隔了一天到这边后,旅馆的房间空出了很多。这样的发现让我们有了很大的自主选择性。
原先小梳子预订好的房间,当我们亲身到达的时候,才发现室内的配套设施没有网上写的那么全面,马桶也让人浮想联翩。媛媛和小梳子交换了下眼神,我们向老板说,我们先吃个饭,待会再来看。老板信了,我们很轻松的脱身,开始挨个找价格合理,环境舒适的旅馆。
第二家旅馆房费不算太贵,双人房120一晚,但格局很小,没有三人间。
找到了第三家旅馆也就是我们最终订下的哪家,名字叫A酒店,环境很好,我们刚进去的时候,我被房间上的标牌标示的价格吓了一大跳,三人间488元,好触目惊心的数字,我本准备拉媛媛出去再找别的,这时一个精瘦的老板出来,媛媛随口问,三人间是多少钱,老板意味深长地看着我们说180元一晚。我转过头,一脸惊奇地看老板,这价格和标牌上的有所出入啊。
老板带我们去了二楼,右手边倒数第二个房间是一个三人间,我们进去的时候,地面刚被阿姨拖过,光滑明净,镂空花纹型的窗帘拖到地上,整个房间显得很清幽很上档次感觉上也很安全,媛媛去卫生间看了一眼后最终果断决定就定了这间。接着去柜台交了300元,押金和房费。
我们庆幸找到了这样一间格局高雅的房间,价格不算太贵,老板也很亲善,本以为这次旅游会顺风顺水,没想到当天晚上却发生了一件让我骨寒毛竖的怪事。现在想起来还是心有余悸,惴惴难安。
当时我们游完苗岭瑶寨后已经是晚上九点多钟,驱车回到酒店匆匆洗完澡后,大家早已经身心俱疲,腿脚酸软,头贴到枕头上很快进入到睡梦中。当时大约是晚上12点钟,我突然听到走廊里传来一阵细细碎碎的脚步声,时而急促时而缓慢,这时房间的空调中隐隐有细如蚊蝇的呜咽声,当时也没有太在意,因为实在是太困乏。就这样过了一段时间,房间外的脚步声没有了,我感到小腹胀胀的难受,轻手轻脚地找拖鞋向卫生间的地方慢慢地摸索过去,为了不惊醒熟睡的队友,我没有开灯。
当进了卫生间的时候,墙上的壁灯倏忽地打开了,小小的格子间里便溢满了昏黄的灯光,我坐在便桶上,竟然听到了先前空调中传出来的呜咽声。当时心中咯噔地跳了一下,这深更半夜的,哪里的哭声?我愈发的狐疑,也越发的惊惧。赶紧从便池上下来,去开门的时候,却发现卫生间的门怎么也打不开了,我明明记得,我进来的时候,并没有将门给反琐。我尝试了几下,都没有打开门,而下水道里的女人的哭声却由远而近,很清晰地飘荡在我的耳际。当时我想呼喊,声音却哑哑地发不出来,声道的部分像是被什么东西梗着的一样。
正当我无计可施的时候,卫生间里的壁灯由橘黄色变成了灰暗的色调,墙上悬挂着的壁镜里若隐若现地浮现出一个人形来,我就着灰暗的灯光,朦胧地看到像是一个女人的样子,披散着头发,遮住了大半个脸,她的下半身我看不见,上半身像是穿着一件白色的薄纱衣,里面玲珑浮凸的身子恰好裹在里面。
我瞪直了眼睛看着镜子里的一切,后背泛起丝丝的凉意,双腿也向不听使唤似的哆嗦不已,当时心中的念头是,这一定是我眼花了。这世界上怎么可能会有鬼?
我强装着镇定,用手去试着拧门巴,可试了好久门还是死死地锁着。这时镜子里传来很刺耳的摩擦外物发出的声音,女人突然间抬起了头,那一瞬间,我看到了一张惨白的脸,女人模样倒是周正,眼神隐忍而哀伤,透过薄薄的镜面直直地看着我。而我很不争气地瘫软在地上,头脑发懵,吓得晕了过去。
第二天,是媛媛叫醒我的。当我清醒过来时,媛媛一脸惊诧地看着我,问我怎么睡在了卫生间里。我怔怔地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当我抬起头来,再次向壁镜里看去的时候,镜子光滑如斯,什么都没有。但我知道,昨天晚上确实是发生了一件我一辈子都不想再遇见的事。
下午我们结束了旅程,坐上了回学校的车。而这件事我没有再向任何人提起,因为我知道他们一定会以为我是纯属臆造的。谁会相信这样形而上的东西呢?只不过后来我在网上看游记时有个网友提到曾有一位女性在出游的过程中发生了意外,尸首警方至今没有找到。而网友贴出的女人出游前订的酒店房间正好是那晚我们订的那间房。

一    耳机

林静有个坏习惯,就是戴着耳机听歌入睡。

改都改不掉,朋友都说再这样下去,她耳朵就坏了,但林静就是没办法改啊,她就是喜欢躺在床上,听着典雅的纯音乐入睡啊,被那动听的音乐包围,能让她一整晚都好眠,而且她一晚不戴就失眠啊!

因此,这习惯林静一直都保持着。

金沙注册官方网站 ,这天晚上她忙完所有琐事,关灯上床,坐在床上,林静照例戴上耳机,刚要点开音乐,空调猛然发出滴滴声,随即她就发现空气里的温度一下子就变得冰冷,幽暗的四周寒冷一片,好似房里堆了上百块巨大的冰块!

林静盖紧被子,有些小小的不满,她知道空调又自动调成零了。

什么嘛,这什么鬼房子啊,狭小不说,现在连空调都是坏的!

早知道就不贪便宜租下来了,哎~

抱怨归抱怨,林静懒得下床去关了空调,干脆裹紧被子,点开音乐就闭上眼睛,享受轻缓宁静的音乐…

“风儿缓缓吹过…………”

听着那悠扬的歌声,林静沉醉不已,嗯~好像风儿就在她身旁飘过一样,好清爽啊~好舒服啊~~

等………等等,风儿??

林静原本闭上的眼睛,攸地睁圆,风儿………她…她……怎么会听到歌…词??

直到此时林静也才发觉,那渗人的寒冷是从她身后散发的,而那“风儿”也冰入骨缝的从身后呼出,喷在她身上!

林静不敢乱动,紧绷着身体,转动眼珠,在黑暗中她惊恐地发现,原本戴着耳机的耳朵上正紧紧盖着一只,尽管在幽暗中都掩不住的死白的手……………

=

二    歌声

听说刚租的房子有古怪,每到半夜总会出现一些诡异的事情。

对此阿玲只是笑笑,她对那些鬼怪之事从不感兴趣,怎么会怕呢?

这天晚上,阿玲加完班回来,她神情疲惫地走出电梯,而心里却狠狠咒骂着上司,今天她做错了一个数据,结果被那老女人狠狠批了一下午,完后那老女人还故意扔了一大堆工作给她完成,还放话,没完成就不能下班!

TMD,不就是她在厕所跟同事说过上司的坏话,被正上着厕所的上司听到了么?要不要天天给她小鞋穿啊?!

果然更年期中的女人就是不能惹!不过,也活该没人要!哼!!

阿玲诽谤着,她那尖细的高跟鞋踩在过道上,

“哒哒………”

在寂静的深夜显得格外突兀,过道的灯管无精打采地亮着暗淡的光,可能是老化了吧,那灯管闪了闪,光亮变得更昏暗了,阿玲见状又咒骂起房东来:

“TMD还真是小气过头了,灯都这样了,还舍不得换,省着这几块钱,还能成百万富翁?!难怪只能收收房租过活!”

阿玲骂骂咧地走回住处,她住在过道的最后一间房子里,离电梯有点远,加上工作一天,阿玲几乎是拖着劳累的身躯走。

“哎~~~~青山……………”

就在她才走了几步时,忽然从她头顶传来一阵细微的歌声,歌声渺渺,随着风儿缓缓流进阿玲的耳里,歌声不甚清晰,就像是有人无意间的哼唱。

是谁在半夜唱歌?!

阿玲停下脚步,倾听那婉转歌声来,那歌声不急不躁,带着细水般缓缓流过的悠扬。

好像带着安抚的魔力,让她烦躁的心竟慢慢安定下来。

嗯~

阿玲听了好一会,才回过神,捶捶发麻的大腿,她继续迈开腿,

这歌唱得还真好啊,让她心轻松了不少,今天发生的事好像也变得没那么气人了。

嗯~也不知道是那人住在几楼,等有时间一定要认识认识!

直到她走到家门口,哼唱声才消失了,她不由自主低声说了句,

“真好听!”

自此她每每晚归,都能听到那悠扬的哼唱,无论她心情烦闷还是愉悦,那哼唱声一响起,她便心情舒畅!

不过让她疑惑的是,整整一个月那哼唱声都是再不断重复!

听得阿玲都可以哼唱出来了,虽然她还是听不出是什么歌,但………阿玲觉得她有些烦了。

毕竟再好听的歌,一直听也会厌的!!

这天阿玲早早出门,走到小区大门时,看到俩个老太婆在谈论小区的八卦:

“还真是把自己当歌星了,每天都唱同一首歌,都不腻的?!我看她也就那首歌唱得还行!”

“可不是,唱就算了,还在大半夜唱,难怪她老公不要她了,我看啊…………”

阿玲脚步不停,她一向对居民八卦没兴趣,而且她对那个半夜歌者已经没有好奇心了。不值得她浪费时间!!

深夜,阿玲像往常一样,骂骂咧咧地从电梯出来,今天她又被那死女人骂了一顿,还当着她男神的面把她骂得狗血喷头!!

TMD不就仗着她………

“青~永利皇宫9277511.com ,~~~”

渺渺歌声又准时响起,打断了阿玲的咒骂,但歌声不再像以往能安抚阿玲的情绪,听了这么久,她很烦腻了!!

“哎……山~~”

歌声不识相的持续着,好似在挑战阿玲的忍耐性,阿玲皱着眉头瞪向昏暗的头顶低声咒骂:

“✘✘✘✘吵死了,活该被老公抛弃………”

她愤愤不平地骂了几句,瞬间哼唱声就消失了,寂静重回到阴暗的过道里,灯更暗了,好似有什么正屏气等待着什么……

阿玲很是惊奇,哼唱声这么快就停了,但她更庆幸不用再听了,她飞快的走回住处,她丝毫没发现在她身后,灯管无声的暗了下来,她正被黑暗包裹着……

“咔啦”她开了房门,正想进去,

“呼~”

一大把乱发从门顶垂了下来,阿玲瞪大眼,惊恐地看着倒挂在她门口的女人,

女人睁着血淋淋的双眼,向阿玲伸出红彤彤的长舌头,

“你…也厌烦我了?!”

…………

小区大门那俩个老太婆仍在谈论……

“我的天……我才知道,那女人居然被她老公活活勒死了,都一个月了!”

“是啊,要不是昨晚她老公自杀前留下悔过书,我们还蒙在鼓里呢!”

“不过她老公死得也好奇怪啊,他居然是在晾衣绳上吊死的,那晾衣绳不是很容易断么?

上次我晾了两张被子就断了。”

“哎…就是一个大男人怎么就………”

俩老太婆疑惑着,想死都想不明白,

澳门皇冠官网 ,忽然一个老太婆瞪圆了眼睛,惊慌失措地看向同伴,颤抖地问

“她她………都死了一个月了,那………这一个月我们听到的歌声是谁唱的????”

……………

=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