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能看到外婆那弯弯的身影,突然想到去外婆家里

高考过后,自己心情不好,高考没有考好,想出去透透气,突然想到去外婆家里,坐大巴一晚上就到外婆家,看这里的一切都是那么的熟悉,儿时的回忆是很美好的。

     
 我们每个人在成长过程中都会留下各种各样的痕迹,这些痕迹最终会凝聚成我们的记忆。其中有美好也有心酸,譬如小时候上课被老师惩罚,告状家长,然后回家被人揍;或者工作中做砸了业务,被领导发配冷板凳;再或者路上无端被一只猫缠上,从此成为了专属铲屎官;但也正因为记忆的丰富多彩,所以才具备了回忆的价值,而今天,我也想和各位分享一段自己的回忆,在这份记忆里,有一个欠揍的熊孩子和一个万能的外婆。

走了很久,虽然我很久没有回来了但是还不至于迷路吧。

     
 在我读小学时,家人都很忙,所以每到寒暑假,我都会被父母打包好寄回乡下给外婆照顾。当时的我,心高气傲,特不喜欢外婆这唠唠叨叨的个性,以及家乡里那水电不通的环境。于是我就捧着父母给我留下的一罐糖,每天啃一颗,啥也不做的坐在门口的石头上,望着黄泥路的另一头,天天盼着父母早点来接我回去。第一天,第二天,第三天,我开始无聊兼烦躁。于是我就跑回院子里去找乐子。一开始我跑到猪栏那边,去拱猪栏里的猪,我学着外婆的样子拿着个长勺站在食槽前,假装要投食。猪群一看就轰的全挤过来,用那长长的鼻子拼命的蹭我的长勺。这个时候,我奸诈的一笑,提着长勺对着前面几只猪狠狠的砸了下去,瞬间猪栏里传出了愤恨的嚎叫,紧接着有几只猪狠狠的冲撞门栏,意图跑出来。我被猪群的状态吓到了,于是大声的喊叫。外婆这时才从柴房走出来,看到我软坐在猪栏前,马上拎起一把大扫把,把亢奋的那几只猪戳回门栏后面。然后扶起我,边检查边唠叨我,让我别去骚扰这些猪。我撇了撇嘴,哦的一声又跑回屋内了。过了不到两天,我的心又开始野了,恰好我看到一只母鸡正带着一群小鸡觅食,看着那群黄萌萌的小鸡,我满心欢喜的跑过去,随手就抓起一只。然而,小鸡的呼叫声警醒了母鸡,于是,我就悲催的被母鸡追着满院子跑,还被啄了两口。后来我委屈的跑去找外婆,外婆就唠叨着给我包扎了伤口,还把守在门口的母鸡给赶走了。到了晚上,外婆为了省电,只点了两盏煤油灯,而我又百无聊赖的坐在门口前,突然间看到空中飘着几个绿色的亮点,萤火虫。于是我就大声的呼喊着,拖着外婆和我一起去捉萤火虫。那时我人小,根本就跳不高,而我外婆,因为长年累月的农活,整个腰弯的像月牙一般,捉起来也很困难。最后,我们围着萤火虫转了大半个小时,终于捉到了一只。于是我外婆就用沙袋子把它包起来,给我做了个小夜灯,当时我贼开心了,抱着它整晚都在兴奋。从那时起,我就开始觉得外婆好神秘,好像什么事情都能解决,太厉害了。

我心里暗想,忽然一个警告蹦到我的脑袋里,村里的老人说过,这里曾经死过不少人,经常有人大白天的在这迷路,直到晚上才能绕出来。

       
随后的日子里,我还是时不时就闯祸,譬如用石头去扔邻居家的大狗,结果被邻居的伯伯给罚站了半小时后,被外婆解救回来;我还把几只嘎嘎乱叫的小鸭子关进表哥的房间充当早叫闹钟,结果被表哥惩罚去把藏在角落的小鸭子给揪出来,后面还是外婆用一只母鸭就把所有的小鸭子给哄出来了。

想到这里浑身一抖,感觉阴风阵阵的,越是想赶紧离开这里,越是走的慢,忽然手脚不受控制了,这时候一双冰冰的手轻轻的拍了我一下,我终于忍不住大叫了一声。

       
然而就在假期快结束时,发生了一件事让我彻底的喜欢上我的外婆,那是我发高烧的一个夜晚,表哥们都外出了,外婆摸着我滚烫的额头急得眼泪都出来了,当时接近11点,外面到处都是黑漆漆一片,外婆就这样背着我,一边走一边喊我的小名,一直走了十几公里,跑到另一个小镇上去找急诊医生。当时我迷迷糊糊的,就隐约记得外婆的背很小,很弯,很硬。据后来我父母和我说,当时外婆的脚都磨出了厚厚的水泡,说我不听话,不好好穿衣服,给外婆惹这么大的麻烦。

这时一个人醉醺醺的乱喊,没想到我的手脚在他乱喊的同时居然能动了。鬼姐姐www.

       
再后来,我越长越大,功课也越来越重,回去家乡的次数也越来越少,只有每到春节,才能看到外婆那弯弯的身影。

我才仔细端详了一下后面这所谓的鬼,只见这鬼和电视上的并不一样,不像电视上的那样恐怖,除了传的是古装,和正常人没什么区别。

       
然而,在我读大二时,外婆就离开了我们去找外公了。而我也知道,从此以后,就再也没办法看到那弯弯的身影了。

我正想凑过去看看,没想到一团黑糊糊的东西从他嘴里吐出来,好像是气体,那个醉醺醺的大汉赶紧把我按倒在地,他告诉我,如果我接触到煞气就必死无疑。

     
 所以,现在的我特别珍惜和父母在一起的时间,哪怕平时再忙也都抽空打个电话回去问候。朋友们,我们的人生还很长,但是对于长辈来说,却是过一天少一天了。有空记得多陪伴一下父母,没空也要多电话问候几声,不要让自己的回忆留下深深的遗憾。

他一边重重的喘着粗气一边带我下山,后来我得知,他是个道士叫杨博,他告诉我。是他师傅让他过来接我,说我有危险,没想到在路上贪嘴喝了点酒,耽误了事情,他不好意思的让我帮他保密,我心里想,反正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替他保密了。

他把我带到外婆家我才恍然大悟,原来杨博是外婆的弟子啊,忘了介绍我外婆了,她是个茅山正宗弟子,一到这里我就闲不住左跑跑,右跑跑。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