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生们人生准则是治国齐家修身,中国的命运悄然转变

人民的名义VS万历十五年

我的《万历十五年》买了已久,匆匆看了一遍感觉作者考典较少而演绎太多,也就放置一旁很快淹没在桌角书堆中。同买的《中国大历史》也送给了小朋友做为启蒙读物。
看到育良书记如此推崇本书,竟用做选择灵魂伴侣的题目,我又连夜挑灯重温了一遍。书中几位历史人物中,我想育良书记偶像应该是张首辅。明代是儒家文化大成时期,文官集团可以在明主、昏帝甚至无君的情况下以儒学治国。儒生们人生准则是治国齐家修身。张首辅在庙堂尊为帝师,在乡里名传九州,在府宅纵情声色,可以说是荣耀一生,青史有名。对照偶像,高书记也有着一份不错的成绩单。论治国,搞经济他在吕州市委书记任上力压达康书记;搞政治他擅长平衡之道,是汉东第一政治家;搞法律他是汉大政法帮帮主。论齐家,内有老妻坐以论道,外有新妾红袖添香。论修身,爱好读史弄草,不似提笼架鸟的纨绔,又无梅妻鹤子之孤傲。
重读的新发现是书中的李贽部分。李贽名不达民间,按作者书中所写是个穿着僧袍的儒生。命运多舛的他曾贵为正厅级干部却依然穷困潦倒。后半生为了摆脱理教加在身上的枷锁而出家为僧。书中描述可以看出最重的枷锁来自家庭。儒家社会里家庭的定义是整个大家族。一个人成功了就有照顾整个大家族的责任。李贽的最大痛苦来源就是源源不断族人求助而无力解决,义不容辞的责任压得他无力承受,最后遁入空门一走了之。出家后所有行事乖张,离经叛道之举,可能都是在掩盖他没有能力照顾家族而带来的内心痛苦自责。从这个角度看,祁厅长也应该是信奉儒家思想。一个人得道则全家族受益,在他看来就是理所当然,如果不帮反而要惴惴不安了。高书记应该是认可祁厅长的治家之道,在运动场劝祁不要把村里的野狗送去当警犬应该是提醒祁在方法上的圆滑和平衡,而并不是反对他照顾家族的举动。剧中育良书记不是也爽快地帮了吴教授的同事?只是不会象祁厅长那样连强奸犯亲戚也帮。高祁同样是儒家思想,高讲究平衡艺术、中庸之道,祁要胜天半子、誓为枭雄,一文一武,可谓同源不同道。
编剧用一本《万历十五年》就暗示了这两个反派主角的思想根源,还是旧时的儒官心态,没有两学一做,不是合格的共产党官员,也落得了最终下场。

《人民的名义》有这样一个情节,高育良被高小琴的妹妹高小凤攻陷——幕后boss得知高育良喜好明史,遂训练高小凤熟读黄仁宇的《万历十五年》,伪装成服务员与之接触,高育良果然对高小凤刮目相看,惺惺相惜,互生情愫,最终毁了自己。

无论剧中还是原着里,“万历十五年”反复出现,可以说是一条隐藏极深秘密贯穿全局的暗线,也是对最终结局的暗示。

中国的命运悄然转变

《万历十五年》的开场白是这样的:
公元1587年,在中国为明万历十五年,论干支则为丁亥,属猪。当日四海升平,全年并无大事可叙……总之,在历史上,万历十五年实为平平淡淡的一年。平静之下,却隐藏着大明王朝乃至整个中国命运转变的伏笔。

这一年,距“隆庆开关”已经过去二十年,距“一条鞭法”的改革家张居正逝世已经过去五年。经过这两次的政治措施,备受国库空虚困扰和外患侵扰的大明王朝再一次站在了世界之巅。

金沙注册官方网站,万历亲政后,也一度励精图治、生活节俭,延续改革时期的勤勉作风,开创了史称“万历中兴”的壮举。如果万历皇帝继续勤勉下去,继续延续着张居正的政治思想,明朝或许会有另一番景象。

然而历史是不能够假设的,它有着自己的命运轨迹。因为明朝政体的特殊,文官制度超越之前任何一朝,皇权受到极大的压制。在整个大明朝除了明太祖、明成祖、仁宣二宗及明世宗外,皇权在对阵文官时基本上都以失败告终。

而皇权和文官制度的冲突结局,在万历十四年已经显现,万历有意无意长居后宫,万历十五年只是冲突爆发的更加彻底而已。年仅24岁的万历皇帝在这一年彻底失去了励精图治的心志,采取消极应付的态度,深居后宫从此不再上朝。

万历深居后宫的五年后,随着和稀泥本领超强的首辅申时行退休,对大明朝有着深刻理解的人都死光了。此后东林党崛起,夸夸其谈之辈登世,大明王朝开始一步步走向灭亡的边缘。

金沙注册官方网站 1

就在这一年,勇猛、孤独、天才的戚继光死了。纵观戚继光的一生,他的军事造诣、他对军事武器的理解、他对军纪战法的研究,尤其是《纪效新书》,都是大明朝在军事上的宝贵财富。

他的离去,让大明朝失去了在军事上继续保持世界领先的机会,军备的松弛对国家命运的影响是致命的。最直观的就是纪律松弛、战术浮夸的大明军队在几十年后,败给了白山黑水间的鞑子八旗,从此再难翻过身来。

也是在这一年,刚直不阿、不畏强权、清廉贫苦的海瑞死了。纵观海瑞的一生,他的作为、他对自身的苦修、他对时代的呐喊,是大明朝糜烂社会的一股清流。正因为他的存在,晴天中才会时时划过一道道霹雳,才会不时震动下腐朽的大明官僚体系。

他是明朝百姓的精神支柱。他的存在,是大明朝官僚体系中清廉的象征,是百姓对官府信任的所在。他的离去,让大明朝廷上下再也看不清方向,让百姓在面对庞大的国家机器时产生了迷茫。

可以说,万历十五年对大明王朝来说是一个转折点。这一年,在时间长河中只是瞬间,但官场的贪腐、官僚的敷衍了事,社会风气的奢靡,土地的兼并等等一切,都是悄悄埋葬大明王朝的火线。

万历十五年的官场魔咒

作为20世纪关注中国的知识分子,黄仁宇思考的起点和他的同辈相似,即“为何西方的经济和技术打败了中国?”

很多学者认为明代中后期是东西命运“大分流”的重要时期:在此之前中国技术经济一路领先,而在此之后西方经济科技突飞猛进后来居上,中国则固步自封。黄仁宇也将中国传统社会固化的观察点放在了1587年,一个表面上不重要的一年,但中国后来的种种祸端却植根于此时。

《万历十五年》其中一大亮点,就是对官僚体制的观察和洞察。

庞大的文官集团并不像理想中的士大夫集团一样和衷共济、人人都是道德楷模。由于个人的力量相对整个体制的力量而言过于微小,为了寻求安全感,他们必须结成一些集团,谋取共同利益。

黄仁宇认为这种官僚体制中,所依靠的传统道德缺乏约束,又没有良好的制度管理,作为帝国真正主人的官僚集团内部存在无数利害冲突,形成了“一个带有爆炸性的团体”。

有明一代,在万历后期,官员便已看透了中枢势微,只需敷衍应付。于是官场不良风气如瘟疫般泛滥,贪污腐败风行,并愈演愈烈,“使整个王朝走到了崩溃的边缘”。

官场扭曲的生态,最终慢慢消解了改革的成果,最终文官体制或者说“官场”,蜕变成一个用道德诡辩自我催眠、自我保护,内部矛盾重重、僵化、不断膨胀、与社会底层脱节的怪物,甚至无法纠正原本的社会不公与民不聊生,造成社会流动困难,分配极度不均。

金沙4166am官网金沙银河手机官网 ,《人民的名义》里,官僚集团对经济发展的追求推动了汉东省乃至整个中国实力和竞争力的突飞猛进。然而万历十五年那样的“官场”问题也同时存在,与社会底层脱节滋生社会不公的危机,也没有解除。

在“赵家”治下三十年的汉东,经济的发展取得了重大成功,而万历十五年那样的“官场”问题却慢慢变得越发无法忍受。这些在汉东的“问题生态”里的主要成员高玉良、李达康、陈岩石、易学习身上,都有体现。

高玉良就是最具代表性的一个,他的身上有很多中国传统知识分子/官员的特点。赵家三十年里,高玉良的政绩谈不上出众,却靠着传统官场的揣摩上意、妥协和为人处事的学问一路高升,甚至一度超过了政绩突出的李达康。

高玉良的成功里有很多的冠冕堂皇的道德诡辩,然而这些冠冕堂皇矫饰的是其团队的权斗、自私自利、甚至违法乱纪伤害人民的事实——正如万历年间的官场。

金沙注册官方网站 2

 《万历十五年》都有原型

《人民的名义》大部分重要角色,都能在《万历十五年》里找到原型。

李达康VS张居正

张居正被誉为千古一相,以锐意改革着称,他不仅是明朝的唯一大政治家,也是汉朝以来所少有的人物。从历史大局看,张居正新政无疑是继商鞅、秦始皇以及隋唐之际革新之后直至近代前夜,影响最为深远、最为成功的改革。

当年明月评价张居正说: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