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注册官方网站而是两个人的秘密,刘雯竟然真的死了

更多精彩短篇鬼故事大全

我和你之间 需要的不是胶水

引子 夜色如坟墓一般死气沉沉,仿佛正在酝酿一场死亡盛宴。
三个女生从校外往寝室回行,偶然路过教学楼时,正好看见一个红衣男生背对她们,在教学楼和学术厅顶部形成的平台上跳着诡异的舞蹈。其实与其说那个男生是在跳舞,倒不如说那个男生是在乱舞,因为那个男生翻来覆去都是几个相同的、奇怪的动作,而且那些动作杂乱无章,根本不属于任何舞种!
这还不是最诡异的地方,恐怖的事情还在后面。正当三个女生准备离开这是非之地的时候,空中突然开始陆续不断地凭空飘下鲜红的百元冥钞,不多时就把平台铺了个遍,那个男生也在同一时刻停下了身上的动作,猛地转过身子,不断拾起地上的冥币,微笑着往口袋里装。可他刚把口袋塞满,就嘣一下仰倒在地,没了动静。
三个女生呆在原处,顿了许久才飞似地逃离了现场。 死亡引力
死亡引力是一个对大多数人来说比较陌生的概念,其本质就如地心引力,是某些事物按照一定规律将人吸入死亡深渊的抽象效应。换句话说,人们在死前会看到一些奇怪的景象,听到一些奇怪的声音,这些景象和声音就是死亡引力。比如,有的人在死前听见楼顶有玻珠落地的声音,这个声音就属于死亡引力,因为这个声音的真正来源不是玻璃弹,而是鬼的眼球!
三个女生看完这篇帖子,眼白迅速被血丝占领,脸部也全部浮起复杂的神情。
这是真的吗?景子娟指着电脑屏幕弱弱地问道。
你说呢?这可是专业的科普网站!张芷冉没好气地回应道。
照你这么说的话,我们上周周末看到的那一幕就是我们的死亡引力? 应该是吧!
寝室里的气氛一下子变得压抑起来,直到欣赏窗外雪景的刘雯开口说话:你们还是别想那么多了,我们的命是由自己掌握的。当你们把自己的手握成一个拳头的时候,你们会发现只有少部分生命线‘听天由命’,大部分生命线都在自我掌控之中。
听完这席话,景子娟和张芷冉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尽管她们完全不明白刘雯说的话到底什么意思。
不过时光的流逝不会因为人类的情感变化而停留,没多久,夜就再一次降临人间,与阴森的夜空共同勾勒出一幅诡谲的画面。
随着一声锋锐的尖叫响彻校空,两个女生一脸煞白地从教学楼中疾跑出来,待回到寝室后,才各自捂着胸口一屁股坐到地上,不住地大口喘着粗气。
怎么了?张芷冉颇为不解。
鬼鬼,我们刚才看见鬼了。景子娟吞吞吐吐地回应道。
你是在跟我开玩笑吗?鬼只是一种主观存在而已,你们怎么可能在教室里看到?张芷冉不快意地摇了摇头。
是真的,教室里真的有鬼。刘雯抹了抹头上的冷汗又接着说道,刚才我和娟儿收拾完课本就往寝室走,可走到半途,我听见教室方向传来自己的手机铃声,才想起自己的手机还落在教室,于是我又让娟儿陪着我折返回去。令我们没想到的是,教室的灯竟然亮着!
应该是你们忘了关灯或者开关没有完全摁下去吧。
我们一开始也是这么想的,可后来好几次都是如出一辙,但凡我们离开教室,灯就会自己亮起来。而且到最后,还有一个黑影飘到我们面前让我们不要关灯。我们以为是谁在恶作剧,便猛一下把灯打开,你猜怎么着,教室里竟然一个人也没有!
这我也没法解释,你们就把这当作你们的的死亡引力吧!说着,张芷冉就匆忙睡下了。
刘雯和景子娟见状,面面相觑,在对视一眼后,也各自睡下了。

不是印记 而是引力

夜尽,天明!
沉睡的张芷冉被一声尖锐的惊叫唤醒,她起身一看,发现尖叫的源头竟是室友景子娟。
你一大早鬼叫什么?张芷冉显得很不耐烦。
我不是故意的,只是,刘雯她她,她死了!景子娟眼角有些微微泛红。
张芷冉对此颇为不信,便猛地跳下床铺,走到刘雯的床边,把食指探到刘雯的鼻息位置。令她没想到的是,刘雯真的死了!
刘雯竟然真的死了,不过你是怎么发现的,该不会是你杀了她然后装无辜吧!张芷冉疑不见怅地盯着景子娟,你要知道,第一个发现死者的人有80%的可能性就是凶手!
景子娟迎着张芷冉的目光,低沉地说:我刚才叫刘雯起床时,她好久都没反应,于是我就掀开她的铺盖想把她‘冻醒’,没想到她身子看起来已经十分僵硬,所以我试探性地将手指探向她的人中处,哪里料到
先不管这些了,我认为现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报警!张芷冉打断了景子娟的话,你现在快去通知老师,我去报警。说完就一溜烟跑出了402寝室。
一个小时之后,警方到达了402寝室,在对张芷冉和景子娟进行一番询问后,就让两人离开。可两人哪里肯离开,怎么说死的也是她们室友,彼此间也有了一定的感情,最不济也应该明确室友是怎么死的。最后,迫于无奈,警方只好在斟查结束后让两人看了鉴定报告:
死者刘雯,女,十八岁,理工大学物理系大二学生,死亡时间预估在凌晨一点到两点之间。经鉴定,死者生前肾上腺素分泌旺盛,释放出大量儿茶酚胺,促使心跳突然加快和血压升高,生前可能经历了令她恐惧的一幕或者看见了令她恐怖的事物。鉴于死者无任何病史,故此初步判断,死者死于极度惊吓造成的心肌纤维撕裂造成的心脏内出血和心跳骤停。
连锁反应
看完鉴定报告,张芷冉和景子娟立刻不安起来,因为这足以证明死亡引力的存在。
不过,人生就如墨菲定律,总是向每个人自身思想的相反方向发展,这不,一个月过去了,都快期末考试了,两人依然什么事都没有。
但是,天有不测风云,月有阴晴圆缺。在期考的前一天,有人在学校的人工湖里发现一具肿胀的尸体,面部已经被浸泡得腐烂不堪,难以辨认。好在最后警方还是根据死者身材和相关证件确定了死者的身份——张芷冉。而与此同时,景子娟也如人间蒸发一般不见踪影。
警方离开人工湖以后,一个红衣男生出现在了湖对岸,他东找西寻一番后,看到了想要的东西,想都没想就一把用戴着手套的手拾将起来,然后迅速离去。
在离开前,红衣男生回想起刚才警方对死者的死亡鉴定,浅浅地笑了起来:
死者张芷冉,女,十八岁,理工大学物理系大二学生,死亡时间预估在两天前的二十二点至二十四点之间。经鉴定,死者身上并无任何拖拽造成的伤痕,而且体内肾上腺素分泌大增,再加上死者死亡时五官呈扭曲状态,特初步判断,死者死于极度恐惧下神经错乱导致的自杀。
不过,这个结论很快就被警方自己推翻,因为警方在对张芷冉进行深度尸检时发现,张芷冉左腿有明显的僵硬冻结,这就说明张芷冉死前曾经左腿抽筋。于是警方将鉴定结论进行了修改:特判定,死者死于大腿抽筋引发的肌肉痉挛造成的意外溺亡。
与此同时,科普网站的一篇帖子也有了更新:如果两个或两个以上的人触发了相同的死亡引力,那么这几个人会形成一条连锁链条,来连接死亡,就像《死神来了4》一样,这几个人将按照一定的引力顺序一一死去。
红衣男生看完帖子,嘴角扬起一抹诡异的弧度。
三天后,一个女生令人不解地跑到警局自首,自称是三天前那起理工大学自杀案的凶手。巧的是,审讯女生的警察竟然是女生的表哥。
女生的表哥见状,立即把下属全部请出审讯室,想要单独和女生谈谈。
你不是死了吗?表哥眸子里满是疑惑。 谁说我死了?女生竟然是张芷冉。
可三天前你们学校的自杀案死者就是你!
张芷冉听后短吁了一口气道:那个死者不是我,而是我的室友景子娟。
那她怎么穿着你的衣服,带着你的证件? 杀人之后总该有些伪装吧。
那,还有,她明明死于自杀,你为什么说自己是杀人凶手?

那不该是众人传说的神迹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