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健第一次去孟浩然家时,这位战友的叔叔是四川汶川人

现如今提起孟浩然这三个字,人们首先想到的不是那位唐代诗人,而是当今画坛的奇才。之所以称他为奇才,一是因为他只画美女与狐,二是因为他笔下所画人物栩栩如生、神韵充盈,所见之人无不叫绝。当然,一张俊逸的面容加上一副修长的身形也是这位青年俊杰备受关注的原因之一。

狐仙故事:狐仙报恩 2019-01-11 09:47 分类:资讯 阅读()

孟浩然为人谦和,待人热情,交际甚广,然而真正能让他交心的朋友却不多。张健是其中一个。张健搞摄影,自己开了一家小摄影社。顾客上门,他瞅着顺眼的他给拍照,瞅着不顺眼的便请对方走人。就这么一个性,偏偏对了孟浩然的脾气,而孟浩然的面相,也偏偏入了张健的眼。可惜了你的摄影天赋!孟浩然时常替好友惋惜。谁让他们不都像孟兄这般惹人爱?谁让她们不都像孟兄情人那般惹人怜?张健的调侃往往很有效的使孟浩然噤口。

图片 1

张健口中的孟兄情人实乃孟浩然书房中的一幅画,是孟浩然十年前之作。画上女子粉面樱唇,细眉修目,青丝如墨,身着一袭白衣,表情含蓄娴雅,着实惹人爱怜。张健第一次去孟浩然家时,便被这幅画深深吸引了,非要孟浩然为他引荐画中人,说要为她拍一本写真集。孟浩然经不住张健死缠烂打,终于开口讲述了他与画中女子的渊源。

图/文
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向原作者致敬、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那年孟浩然十八岁,家住莲溪镇。平日里他总背着画夹出外写生。一日,经过一集市,孟浩然见一摊位上摆着一个别致的笼子,笼子里面关着一只白狐。那白狐体态修长优美,浑身通白似雪,眼眸乌黑亮圆,正楚楚可怜的望着他。孟浩然当下动了恻隐之心,苦苦央求摊主,最后他用为摊主画的一幅素描换下了白狐。之后,他将白狐带到了离小镇不远的莲花山下。临别时,那白狐一步三回首,最后消失于山中。孟浩然心中暗叹白狐的灵性。之后,他有意无意的去莲花山写生,竟遇到了令他惊为天人的胡清莲,也就是画中的女子

世间万物,皆有灵性,人总是用自我的思维去对待别的动物,岂不知动物也有自己的思维,也懂得善恶之报,今天老烟跟大家说的是一个关于狐狸的故事,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

孟兄与她一定是两情相悦。张健猜测到。仿若已相识千年孟浩然一声叹息。可为什么分开?张健不解。孟浩然苦笑一声:我哪里知晓。我俩相识三个月后,便再见不到她的踪影。她曾告诉我她家住在莲花山中,为此我几乎寻遍了全山,却不见一户胡家。也许她是狐仙,为报你救命之恩而来。也许吧这就是如今孟兄只画美女与狐的原因?旨在寻觅伊人芳踪?孟浩然不无伤感的点了点头。也只有在张健面前,孟浩然才流露出真性情。在旁人面前,他永远都是谈笑风生。

我有一位战友,这位战友的叔叔是四川汶川人,工作是汶川一个水库的管理员,平时都是一个人驻守在水库的配电站。

众人眼中,孟浩然的生活堪称完美,特别是他刚刚迎娶了一位娇美佳人,这更令众人羡慕不已。此佳人名叫苏雪妍,是一位模特,皮肤白皙,柳眉杏眼,穿着时尚,极具现代美。张健深知此女子并非孟浩然所中意的类型,她距胡清莲那种古典美相去甚远。但张健也深知,孟浩然之所以娶她,是因为她是唯一未提出将胡清莲画像摘下这一要求的女子,也因为她是唯一在得知孟浩然心系一狐仙而依然微笑嫁给他的女子。为此,张健也不得不对苏雪妍另眼相待。

驻守水库十分无聊,为了派遣寂寞,这位叔叔闲着没事就去水库边钓鱼,水库里面的鱼儿多,钓的鱼吃不完,所以就弄了一口大水缸,将鱼都养在了里面。

孟浩然娶了苏雪妍,金童玉女,珠联璧合。一时之间这成了各大媒体的头条。而那幅狐仙图,依旧静静地守在孟浩然的书房。就在张健几乎认为胡清莲会是一个不朽的传说时,一个摄影界同行的到访仿佛一石激起千层浪。

可是过了一段时间,他却发现,养在鱼缸里面的鱼不时的会少几条,这让他十分的费解,调查了好久也没有找出所以然来,不过这事是小事,他也就没放在心上,直到有一天….

这位同行艺名叫远尘,真实姓名无从知晓。他在摄影界小有名气,一个偶然的机会得知同行中有位叫张健的怪才,便决定一睹庐山真面目。而张健也对远尘早有耳闻,所以也想会一会他。

那一天的深夜,他突然被外面传来的水声惊醒,打开门一看,只见一只白色的小动物正在他养鱼的大水缸里面扑腾着,定睛一看,那东西居然是一只白色的狐狸。

正所谓无巧不成书。远尘给张健拨电话时正在孟浩然家附近,而张健正在孟浩然家中闲聊。孟浩然是随性之人,于是,张健便约远尘来孟浩然家相见。这一见不要紧,竟发现远尘真名胡清远,而他,居然是胡清莲的哥哥!

他把那小狐狸在水缸里面捞了起来,不由得大怒,原来最近自己养的鱼都让这小东西给偷吃了去。

据胡清远讲述,十年前他们家住在莲溪镇莲花山中。一次妹妹偶然下山游玩,结识了孟奇,也就是如今的孟浩然。妹妹与孟浩然相处三个月,情投意合,早已芳心暗许。可不幸的是,妹妹从小身患绝症,为了不拖累孟浩然,她决定忍痛割爱,再不见他。于是,父母与哥哥带着她连夜举家北上可是妹妹一直忘不了孟奇。直到临死前还念着‘奇哥哥’。早知道大名鼎鼎的孟浩然便是孟奇胡清远哽咽住了。张健望向孟浩然,孟浩然也已双眼含泪:孟奇是父母为我取的小名,外人都不知。当时我觉得清莲很亲切,便告知小名

他就想弄死这只讨厌而倒霉的狐狸。

胡清远走了。临走前他说:我这一行,见到了张健,也见到了妹妹中意的男子,无悔矣。张健也随之离去了。临走时他发誓再不入孟浩然书房,说难以接受胡清莲这天仙般的女子终是凡人的事实,更难承受胡清莲这般可人儿已离世仙去的打击。留在书房里的,只剩下孟浩然,还有默默陪在他身边的苏雪妍。

当他用强光手电照着狐狸,正欲动手时,他看到狐狸的眼里满是惊恐,甚至还有眼泪。他的心又软了……最终,他还是放了这只野狐。

雪妍,世上终究没有狐仙吗?第一次,孟浩然在苏雪妍面前掩面痛哭。唉苏雪妍微叹一口气,拥住了他。

后来,他的鱼就再没少过。他就感叹:狐狸这生灵,通人性、有良心。

不多时,孟浩然已在伊人怀中睡了过去。苏雪妍抚过孟浩然安详的睡颜,轻声说:有的,老公。我不是下山来报恩了吗

再到后来,发生的事情更加的不可思议。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