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却看到自己床前有一条黑色的身影,绳子和树枝是没有问题的

故事发生在文革期间。

两点了,睡不着,又要失眠了,这是第几天了,有四天了吧。闭着眼睛在心里吐槽,翻了个身,拉拉被子,无奈又烦躁。

走资派查飞机因受不了造反派的残酷折磨,决定自杀。

又过了多长时间来着,脑子里还是些乱七八糟的东西,烦死了。

在一个月光之夜,查飞机拿了一根新绳子,来到屋后100多米的地方,地岸边有一棵很大的木梓树。

睁开眼睛,扫视一圈房间,窗帘没有完全拉住,房间里还是有点夜光的。前一秒我还在寻思着这些,下一秒就进入了沉睡的状态。能清楚的感觉到自己是闭着眼的,自己是睡着的。

他来到大木梓树下,将绳子的一头系在一根粗壮的树枝上,另一头系在自己的脖子上,系好后,用力拉了拉绳子,绳子和树枝是没有问题的,这才从地岸向地外边一跳,只听啪!一声,树枝折断,他掉在地上。

但是,我却看到自己床前有一条黑色的身影,潜意识知道是一只鬼。心里顿时怕的要死。

这时,他听到有人说话:你这人为啥想不开,跑到这偏僻的地方来寻死,不是我们弄断了树枝,你要去阎王爷报到,他不会收你的。

我就要死了,你帮帮我吧。

他叹了一口气,说:阎王爷为什么不收我?难道还要我受罪?

她在求我,明明是一团黑,却能清楚感知到她狰狞又哀求的面容。

你还有三十五年的寿命。

你别求我了,我求你走吧。

我寻死不要鬼帮忙。

浑身在哆嗦打颤,想伸手去拉玉莹的手,但是,动不了,快动起来呀,快呀!!!玉莹,我做噩梦了,你快弄醒我。玉莹,我求求你了,我快吓死了,你拍拍我。
她还不走,玉莹……

他解下绳子,将一头系在刚才折断的树枝的根部,总不会再次折断吧,另一头仍系在自己的脖子上,再次向地岸外跳下去,人没有悬空,却掉在地上,不是树枝断了,而是绳子断了。

她就那样看着我,一动不动,浑身散发着阴冷的气息。感觉到自己的灵魂在颤抖,恐惧的感觉持续了几个小时的感觉。

怎么样?绳子被我们弄断了。你还是回家吧,要珍惜生命。

败给了自己的恐惧。

这一次自杀没有成功,他只好垂头丧气地回去。

应该是灵魂出窍吧,一转眼,我在一个小巷子里,一个屋子的门前,门口已经有一个男的,他也是被叫来帮忙的。

第二天夜里,他又出门了。

我们走进去,屋子狭窄的很,床上躺着一个老人和一个孩子。老人沉睡不醒,小孩发高烧就要死了。

他来到一口水塘边,将从家里带来的布袋,将一个石头装入布袋中,用一根绳子将布袋死死地绑在自己的腰间,跳入水中。这时,他听到有人说:我俩快托住他,他是个好人,不能让他死了。他感觉到水中有人拖住了自己的双脚,他的上半身无法入水,不管他怎样使劲,人无法沉下去。

我上前叫醒老人,抱着孩子,男的打了120。救护车把人带走。

筋疲力尽的他,只好放弃,从水中起来,上了塘岸。
阎王爷呀,我查飞机没有得罪你阎王爷,为什么给我过不去?

一晃神,我回到了自己的床上。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