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捕盗猎者,这种味道

乌云笼罩天空,黑暗如约而至,吞噬着这座即将步向毁灭的城市。炼狱张着大口,等待着被奉献的祭品们

图片 1

塔下那些互相推挤着、拉扯着,拼命拥向这里的生物们,就是刚才高唱着赞美诗、衣冠楚楚的绅士淑女?看着飞蛾扑火般争先恐后的活祭品们,我感到自己的嘴角正在勾起一道冷嘲的弧度。

最危险的地方往往孕育着极限的美丽。可可西里无人区,那里的风景令人惊叹于自然的鬼斧神工。生活在此地的藏羚羊,是自然赋予这片土地的孩子,也是人类的财富。

愚蠢丑陋的家伙,就像我一样。

青藏高原海拔高,环境险恶,藏民无法和平原地区一样进行大量的农业生产和商业活动,因此一直努力维持着温饱生活。而捕捉藏羚羊,贩卖羊皮,给他们带来相当可观的收入。

创世纪里那座触怒了神的巴别塔,也不过如此而已吧,虽然,铺设这座华美的祭坛,只是为了实现那个人的愿望神,会再次发怒吗?

藏民都信仰佛教,敬畏自然,但艰苦的生活使更多人选择捷径——捕羊。随着这些人的发迹,越来越多的人加入盗猎者的行列,而羊却越来越少,濒临灭绝。当地藏民志愿组成巡山队员,追捕盗猎者,拯救藏羚羊。

熟悉的烟草的味道,是他,不用看也可以肯定。这种味道,连同无数次背部灼烧般痛彻里挑起在烟雾氤氲背后的满足笑容一起,早已被印刻进我的血液。每次闻到,仿佛被炙烤的窒息感都会不由自主地泛上来,不管多少次。习惯性地平复了心跳,我竭力用不带任何感情的目光望向他。

这次进山追捕,带上了北京记者尕玉。尕玉亲眼记录了在蛮荒的无人区里,巡山队员与盗猎者进行的殊死搏斗,也是人类与自然的求生之战。

被遮挡的光剪切出他的侧影,逆光的角度更增强了压迫感。那种不可一世依然如故的完美,让我在恍惚间似乎回到了少不更事的年纪里那个阳光刺目的下午,突然遮住明媚的高大身影,伸出的手,敞开的怀抱,以及那抹从唇边牵起的微笑早知逃不掉,又何必要逃。这场游戏,一开始就被定好了结局,而我,从来没有胜利的筹码。只是,笑到最后的人,又会是谁?

进山之前的狂欢宴,更像是最后的晚餐。人人笑容满面,觥筹交错。直到离别时巡山队长日泰与女儿用尽全力的拥抱,才体现出生死离别的悲伤。一路上藏族汉子们十分谨慎沉默,越进到无人区,越是荒凉得可怕。然而他们的处境十分不利,没有充足的后援资金,意味着人手不足,食物缺乏。对于此次追捕,他们是抱着绝路的准备去的。在路上找到了被剥皮的藏羚羊尸体,场面残酷至极。但依然没有盗猎人的踪迹,巡山队的氛围十分沉重。直到找到了剥皮手马占林一家,才渐渐地有了线索。然而此时几乎弹尽粮绝,加上汽车抛瞄,他们不得不放走马占林一家,并且让几个队员在原地等待救援。这是最残酷的,对于留下的人来说,这几乎意味着死亡。但他们必须做出牺牲,日泰必须找到盗猎者。历尽无数巡山队员的牺牲,终于赶上了盗猎者,但也无济于事,单枪匹马的日泰最后死在了盗猎者的枪下。这基本是个失败的结局,但因为目睹这次惨烈的失败,记者尕玉报道了这起追盗事件。巡山队员的牺牲,换来了人们对藏羚羊的重视。之后成立了可可西里自然保护区,这一场追捕活动,才最终走向了胜利。

我默默地注视着那个恶魔般的男人从背后不急不缓地走近他,嘴里说着恭喜,脸上却挂着自以为是的笑容。想起不久前,他带着同样的神情用嘲笑的口吻说着会亲自将父亲的头交到我的手里,我突然对继续这场游戏产生了一丝兴趣:看看一个一只脚已经踏入地狱的恶魔能否刹住飞速滑向终点的命运。然后,我的灵魂就能被拯救了吗?

这场胜利的过程中,蕴含着无数的痛苦和抉择。尕玉问日泰,在物资缺乏的情况下,会卖收缴的羊皮吗?日泰平静地望着路边的朝圣者,淡淡道:你看这些朝圣者,他们全身都很脏,但他们的灵魂是干净的。巡山队员为使青藏高原恢复圣洁,不得不承受这些污渍。

依旧是自得的笑容,他举起了枪。

你在这片土地踏上的每一步,都可能是这片土地的第一步脚印。这片原始的土地如此令人敬畏,也无比巨烈地激发着人类的贪念。盗猎者追捕藏羚羊,就是人类在追逐贪婪的欲望。在圣洁的土地上,赤裸裸的贪婪显得丑陋无比。这不再是人类与自然的博弈,而转化为人类兽性与人性的互相抗衡。温厚的自然母亲,平静地看着你走向自我灭亡。

我听见自己激烈的心跳声,握紧的手控制不住地颤抖着。手心里汗液粘腻的触感令我想起那些散发着铁锈气味的猩红液体。就像曾经那个倒在血泊里的黑发少年所说的那样:父亲的掌握,我不是无法逃离,而是不逃。但他不了解,灵魂,是无法背叛的。

枪声里,躯壳早已先于瞬时空白的思想飞扑而去,左肩一阵刺痛,紧接着,是吞噬一切的麻木。这回,是真的逃不脱那个多少次害怕再也醒不过来的噩梦了吧:那面伸展向无限远处的墙,以及前方无论怎么走也到达不了的尽头。只是这次,我似乎是在向下坠落

有力的手臂在突然间阻断了噩梦,将我的意识重新拉回现实。这道斜贯手背的疤痕难道

我抬起头,熟悉的面容印入眼帘。虽然被人造疤痕和头发遮住了半边脸庞,但只有一个人,会用这种混合着担忧与责备的目光注视我。

董君安?我原以为,那次在火车站台的擦肩而过,会成为我们的最后一面。

澳门新萄京赌场,www.301.net,澳门新葡亰官方网站 ,那种不值得信赖的男人,根本就不会领你的情

我艰难地扯出一个笑容。他果然,还是这么直接。

又一记枪响,我心底里,还是不禁为父亲担心了一下。只是继而觉得可笑:这个丑陋肮脏的身体都已经这样了,我竟然还是放不下那个毁了我的男人。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