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哲这一年来在外面有了别的女人,成为了当年孩子们的烙印

他将她的尸体,直接丢在了粉碎机里面,鲜血四溅,血肉横飞!

     
有很多关于老师的电影,然而在恐怖片里,如此赤裸、直抒胸臆地表现这个题材的影片不是很多,韩国电影《老师的恩惠》(或译为《谢师宴》)应算是一个。

再到民哲家。他静静的坐在客厅的逍遥椅上,清瘦的身躯,灰暗毫无光泽的脸颊,一副分外享受的神情。

图片 1

我坐在他的对面,抬头望着他。

图片来自网络

如果不是她太太跟我提过,或许我真的会认为,民哲这一年来在外面有了别的女人,不然他不可能是现在这个样子。

     
标签为恐怖电影,自然少不了血腥和惨烈的施暴手法,时刻刺激着观众的心脏,也为故事的叙述做了铺垫。

曾经的民哲,阳光帅气,体魄强壮。

     
美子一直照料着她瘫痪的老师,为了让老师开心,她联络了当年的同学们,开一场同学会。宴席上,同学们回忆起上学时光。因家境贫穷而被老师奚落;因肥胖而被老师嘲笑,导致对整容无休止地依赖;因老师的惩罚而留下残疾,不得不放弃体育的特长;因长相英俊而被老师“特别关爱”;更因上课便到裤子里,被老师赶出教室,而母亲当天遭遇车祸。种种回忆,难堪、悲伤、耻辱,成为了当年孩子们的烙印。宴席不欢而散。

现在的民哲,尽是一副纵欲过度的样子。

     
入夜,同学们被神秘人以残暴的方式杀死。美子全心地保护着老师,成为了生还的两个人。

他所躺着的逍遥椅,是一年前从商场卖回来的,北欧风格,高密度板防实木的材质,‘人’字造型,躺在上面,就好像有一个人从背后把你抱住。

     
通过美子对警察的讲述,使人不觉内心沉重,然而随着警察深入地调查,发现竟没有美子这个人,只有一个叫做贞媛的女孩。她是贫穷的,腿受过伤的,肥胖的,因月经初潮被老师嘲笑、赶出教室的,母亲知道后,要去学校找老师理论,路上遭遇了车祸。她孤单一人。

大概在半年前,民哲的性格突然转变。

     
她的愤恨、不满、嫉妒如火山般爆发,毒杀了当年的同学们,也自我走向了灭亡。

他对刚结婚不到一年的妻子毫无兴趣,而且还从外面定做了一件女式服装,套在了逍遥椅上。

     
这是2006年上映的电影,以极端的方式、血腥的手段,对“无师德”进行了鞭挞。

从那之后,民哲就没有上过床。

     
不免使人联想到刚爆出的某程网亲子园教师殴打幼童、逼喂芥末事件,后亲子园管理方回应,涉事人员为保洁员,姑且不论这是否是继临时工后另一托词,单说此类自2012年至今在媒体报道中出现的幼儿园虐童事件竟高达到52起,而未报道的更无从计算,而2012年爆出颜某虐待儿童事件,颜某仅处于行政拘留十五日的处罚。

他每天晚上都是躺在逍遥椅上睡觉,对逍遥椅的迷恋,已经到了疯狂的地步。

      现实打了个实实在在的耳光,“无师德”不止于电影,更源于生活。

“能让我也享受一下么?”端起茶杯,我观察着他的表情。

     
曾经的同班同学,和我讲起,一次和老师在地铁中偶遇的故事。上学时,老师对她很是严厉、近乎眼里揉不得沙,她为此反抗过,和老师正面冲突过,当然,结果是老师更加地不待见她,当时我们关系不错,老师也曾当面因此事敲打过我,我没有理会。她长大后,有次在地铁上碰到那位老师,她一眼就认出了老师,当时车厢没有空座,她就坐着,冷冷地盯着老师,不发一言,老师就离开了那节车厢。我问她,是因为以前的事而不让座吗,她说起了以前的种种。

民哲忽然睁大眼睛,像是有人要抢夺他身上的一件非常重要的物品,咬着牙向我道:“你刚才说什么?”

     
受过的伤不会因为时间的累积而消失,即使可以结痂,可以愈合,在心里总是会有个地方在叫嚣着曾经。

我道:“我想享受一下你的逍遥椅。”

     
希望老师们不要再用嘲笑、讽刺、白眼甚至暴力,在孩子的心灵和身体留下伤痕,这是利刃,切割着彼此,毁掉的,不仅是孩子,还包括老师自己。

“你给我立马滚出去!”他直接跳了起来,火冒三丈,怒目金刚的样子,伸手指着门口。

我不由得一愣,半年不见的民哲,如他太太口中那般,变得心浮气躁,贪椅纵欲。

于是,我连忙起身了出去。

我并没有立马离开,而是拿出手机,打开连接放置在茶几角落上的监控窃听装置,只见民哲伸手抚摸着逍遥椅。

他对逍遥椅道:“亲爱的,没有人可以从我身边把你抢走!”

接着我看见他脱光衣服,爬在逍遥椅上,就好像趴在一个人的身上,亲吻着穿着白色蓝花裙子的逍遥椅!

炎炎夏日,我猛然全身冰凉,冒出冷汗。

他一定是见鬼了!要么就是患有精神病!我连忙飞奔到楼下,打算去庙口请一位大师过来,现在也只有这一个办法。

当我把大师请来,他太太王娟打开门时。

民哲已经死了!他死在逍遥椅上。

大师在房间里面看了一圈,胡言乱语以后收了我二百块钱离开,我本来不想给他,可又觉得人家发老远过来,平时生过也不容易。

通过一位做法医的朋友,我得知民哲的死因是极度兴奋,在死前曾走过数次‘性’生活,而他致命的死因是一团黑色的粘状物体,类似于肿瘤里面的物质。

本来想连同逍遥椅一起火化,可是后来想了想,我决定留下这张椅子。因为那天的监控画面,让我感觉这张椅子非常奇怪。

它就放在客厅的角落。

办理完民哲丧礼,已经是三天以后。

这天晚上,我回到家里,已经是夜深人静。

推开房门的刹那间,我看见民哲竟然趴在那张逍遥椅上,昏暗的房间里,借着窗外的月光,还看见他正在和一个女人亲热!

就在我眨眼的瞬间,一切又恢复的平静。

我揉了揉眼睛,打开客厅的灯,慢慢的走到逍遥椅旁边,伸手那么一推,它开始自动的摇晃起来,就像有个人坐在上面一样。

同时,我的耳边传来一个女人的痛苦的哀嚎声!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