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谢陈大人了张县令有些抽搐着说道,旱魃双手一接触到陈大人手中的剑则开始冒出青烟

僵尸王震被陈大人用符纸控制之后出奇的老实,而此时腥红色月亮的一角开始隐藏于深深的阴影里。
天狗食月?!张县令突然惊呼到一句。
不错,正是天狗食月,阴气最盛的时候,我量那妖物必定要在此时出现,而嘲风像这里是本镇妖气最盛的地方!那妖物一定回来此处!吾等仅需在次等候,很快,相信它会过来!陈大人说了后开始挥动手中镶嵌着铜币的桃木剑口中念叨急急如律令!说?a
href=’/huati/aimei/’
target=’_blank’>暧昧Φ牟攘讼碌?ldquo;起!而此刻,剑上的铜币似乎收到了什么命令一般,竟然开始颤动起来,然后刷的一下离开了剑身漂浮在陈大人的四周。而陈大人此时口中默念口诀,身边的铜币则开始渐渐热的发红起来···
很快,月亮渐渐的被阴影笼罩起来,气氛开始变得异常凝重,空地上变得出奇的安静,平时在深夜名叫的虫子都没有了声音,在场的人都不是为什么一动不动的在那里,不是他们不想懂,而是感觉自己浑身都被束缚住了,动弹不得,而意识到了的人脸色开始出现豆大的汗珠,只有陈大人一个人气定神闲的口中念念有词。
而就在月亮被阴影遮挡的最后一刻。不知从什么地方开始传来嘭嘭嘭嘭的闷响声,好像声音是从地下传出来一样。
陈大人紧闭的双眼突然睁开,大喝一声妖孽还不速速现身!
嘭的一声,曾经摆放嘲风像那个地方的泥土从地下被高高的扬了起来。吼!!伴随着一声恐怖的嚎叫,一个黑乎乎的身影在火把的微弱火光下渐渐从飞扬的尘土中显露出来。
妈呀!,有些已经看清了的衙役大叫一声,双腿一软就坐在了地上,连忙往后爬!地上留下了一条水痕。
随着月光的再次出现,和火把的映衬,人们渐渐看到那个东西的样子,浑身上下凡是露出来的地方都是漆黑如树皮一样,而还有一些被泥土覆盖着,估计泥土掉了后也和裸露的地方差不多。而那个东西眼睛的地方则是两个血红的眼球,没有瞳孔,没有鼻子,取而代之的则是两个深深的黑色的坑,面部紧紧的贴着骨头,整个嘴巴都没有了嘴皮,而露出的口中獠牙足有两寸长!让在场的人都深吸一口凉气,如果说王震尸变成为的僵尸是恐怖,那这个僵尸完全就是狰狞!
而那僵尸起来的地方早已被陈大人的手下用墨绳围绕了起来,那僵尸往前走了一步,脚上碰到了布置好的墨绳,那墨绳马上开始发出红色的光芒,好像一根铁丝被烧红了一样。而那僵尸也似乎是受到了什么阻力一般。而僵尸则在开始尝试突破这个墨绳
张大人见此状冷笑一声哼!我说弄了这么大的动静还以为你多厉害!来人!提陈大人收了这小妖!一声令下,四个健壮的衙役拿起之前网住王震的墨绳网扑向那黑黢黢的僵尸。
陈大人见状忙喊道且慢!
但话才说出一半,四个壮汉一人拉一个角就把那僵尸网了下来,并且四个人按照一个方向转动起来把网越缩越小,让僵尸动弹不得,而四个人将网收的越来越紧,而此时墨线也发出红色的光来,僵尸被裹的像一个蚕蛹一样来回摆动。
陈大人,我看您多虑了!此等小妖只是趁着天狗食日的时间出来而已,何必大惊小怪,我看它和王震那妖孽差不了多少!张大人见状得意的说到。
陈大人连忙惊喊道速速叫你的人回来!那僵尸是个百年旱魃!不是那么好对付···
吼!!!话音未落只见那旱魃大吼一声,双手用力一挥,活生生把身上的墨线网撕了开来!而趁四个人还未反应过来的时候,双手往旁边一抓,抓住了身边两个人的肩膀,而就在漆黑的爪子抓住他们的同时,所有人都清楚的听到了咔咔咔的骨骼断裂的声音!而旱魃双手一用力硬生生的拉着他们的肩膀将一个人举起,另一个人拉到嘴边血盆大口一张,对着脖子一口咬了下去,瞬间将那个人细的干干净净。而正当他又要对另外一个人下毒手的时候。唰飞来一颗滚烫的铜币,噗的一下击中了旱魃的那只手,那年轻人一落地,连滚带爬的开始往后退,而那旱魃怎能容忍这到嘴边的活人跑,正欲扑上去,却一脚碰到了之前挡住自己的墨绳,随即两只爪子往下抓起墨绳一用力竟把墨绳扯断!正预扑上去享受美食,而就在此时,陈大人的随从拿着手臂粗细的墨绳横着挡住了他的去路,那旱魃的脖子正好被墨绳挡住,而后面又来了两个人拿着墨绳将其包围,四个人相对跑了一圈,然后又两两相对跑,这样跑了两圈,硬是将旱魃的双手绑了起来,那旱魃怎肯束手就擒,反手抓住两根线,开始用力往自己身边拉扯!而那两个人身体和地上都已成四十五度斜角开始奋力拉着绳子,仍旧斗不过旱魃。
之见那旱魃用力一甩身,绳子一段的人随即飞了出去,而接着又是一下,另一个人向反方向飞了出去,没了绳子的舒服,那旱魃又欲扑向身边的人,殊不知此时刘大人一个箭步冲到旱魃面前,对着旱魃的脖子就是一脚飞踢。那旱魃毫无防备收到一记重击,尚未反应过来,中刘大人大喝到!此时身边漂浮的火红的六颗铜币向旱魃打了过去,那旱魃连忙躲闪,却被滚烫的铜币再次击中了另一只手臂和脚踝,而本应该击中脑部、喉咙和胸口的三颗铜币却被躲闪开来硬生生的打入了对面的树内,在树皮处还冒出股股青烟。
陈大人一惊!此妖物竟然对自己的突袭有所防备,自己最有把握的杀招竟然躲过了三个!不禁自己开始紧张起来。但还来不及陈大人考虑,旱魃意识到了这个对他生存最大威胁的角色,纵身一跃扑向陈大人。陈大人连忙横剑格挡,旱魃双手一接触到陈大人手中的剑则开始冒出青烟!陈大人横向一抽剑伴随着呲啦!一声,旱魃大喝一声松开了自己的双手,而此时陈大人连忙从身上摸出符纸口中念叨急急如律令!便咬破自己的中指,在空中画了一道符,将符纸贴在剑头大喝一声火龙斩!便对着空中画符的位置一剑劈下。瞬间从那个喷出一道长长的火焰直冲旱魃!好似有灵性一般将旱魃包裹起来奋力的灼烧着它,而旁边观战的人都惊呆了,谁知道陈大人竟然有这么厉害的一招!
此时陈大人大喊一声看什么看!还不快点退到我身后来!我快挺不住了!!!
话音刚落,一群人先是一愣···随即一窝蜂一样的跑到了陈大人的身后。
而这边旱魃也不甘示弱,对天怒吼一声,硬生生一爪子下去把火焰的包围撕开了一条口子,而此时火焰也似乎没有了生气一样渐渐消散开来。露出浑身冒着白烟的旱魃。
众人一看,瞬间发现之前得意的实在是太早了,旱魃地上的土地早已焦黑一片,而旱魃身上只是似乎受了一点点轻伤。
陈大人怎敢松懈,桃木剑空中一挥,念了几句咒语随即说道去吧!身后唰的飞出一道黑影。众人一看,正是之前王震化成的僵尸,旱魃还不知道这之前在他这里吸取戾气的僵尸为何突然反目,被打了个措手不及,而两只僵尸就这么扭打在一起。
我这只是一缓兵之计,现在我要请祖师爷上身来对付这妖物,在此之间自己不能行动自如,如果那王震未能撑到祖师爷现身,就只能劳烦各位拖住那僵尸了!
啊!那么厉害的僵尸都对付不来旱魃,我们可怎么办啊陈大人!张县令连忙哀切的问道。
扛不住我们都要死在这里,然后包括你们的家人!陈大人怒喝一声,我开始了!便一声不吭的开始打坐在哪里。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时没有办法,只能咽了一口口水,硬抗吧!说罢便拿起了兵器。
而此时王震也渐渐不敌那百年旱魃,开始落败下来。很快,王震被旱魃锁住了双手,只见那旱魃一用力,王震的双手像纸一样被撕开,扔在了地上,而旱魃怎能罢休,双爪一合,噗的一下刺进了王震的胸口,然后双手反向一拉,王震从胸口硬生生的被分成了两半!而陈大人前面的衙役门那里见过这么恐怖的妖怪!面对着一步一步走来的旱魃连忙后退。只听张县令大叫到大家听着,这妖孽就一个人!我们二三十个人,他就算再怎么厉害,双拳难敌四首!大家跟我一起上啊!!!上啊!陈大人的随从也大喊到,说完一群人便冲了上去和旱魃扭打成一团。
几个拿了大刀的纵身一跃,对着旱魃迎头劈了上去,谁知道旱魃脑袋一偏,这一刀砍刀了他的肩膀上发出呯的一声,就像砍在石头上一样,震得他虎口发麻。随即又是拿长枪的几个人一同刺向旱魃的喉咙,然而这旱魃似乎是刀枪不入一样。顶着喉咙上的枪头推着前面三四个人走。就在此时,张县令手持一根木棍,对着旱魃的后脑勺用力的拍了下去!啪的一声木棒硬生生的被打断了。而那旱魃往前震了一下。转身面相张县令,张县令一愣,连忙把手里的半截木棍收到身后,旱魃怎吃他这一套,伸手欲抓张县令,而此时有人用绳子对着旱魃的腿打了个结,几个人用力一拉,旱魃重心不稳扑了下去,张县令连滚带爬往旁边跑了一段距离。而很快又上来了几个人扑了上去,把旱魃死死压住我压住了!我压住了开始有人为控制住旱魃开始兴奋的时候。谁知旱魃再一次发力,将身上的人一并弹开。众人狠狠的摔在了地上,更是出气多进气少了。而旱魃并不在意地上的人,则是凶猛的扑向还在打坐的陈大人!眼看就要抓到陈大人的时候,陈大人突然睁开双眼,身上青光大振!飞身起来空中对着旱魃的脸两脚狠狠的招待了上去。一些没有晕的人看到了这一招不禁露出了痛苦的脸色···

很快,事情越闹越大,朝廷收到了一封匿名信后,派出钦差大使,来到县上来查明此事。
当钦差带着一队锦衣卫到的时候,距事发已经半个月之久,当他来到县上的时,时至正午,然而村上最繁华的街道竟然没有人,家家户户门窗紧闭,门窗上都加上了厚厚的木板。甚至有些房子早就已经人去楼空,只剩下一户户破烂的窗户任凭狂风将它们吹起然后又碰到墙上发出砰砰的声音。钦差为之一惊到底是何等妖孽竟然如此放肆?心里不禁犯了嘀咕。说罢便从随身的包里摸出张符纸,口中念念有词,然后用符纸在眼前扫过,定眼一看,远处一道阴沉沉的气息直冲云霄,不禁感叹道好重的阴气!
身旁的侍卫说道陈大人,前面就是张县令的府上了。
嗯,好的,我们去吧陈大人答应了一下,皱了皱眉头,一声不吭的快步走向张府。
当家丁一脸惊恐的打开了门过后,看到竟然有活人的到来,脸上竟露出惊喜的神色,并大叫着张大人张大人,来活人了!
张县令闻声连忙出来,见陈大人拿出腰间的金牌,连声感叹道下官不知阁下大驾光临,有失远迎,得罪得罪!并对着家丁斥责到什么活人!人家是钦差大臣来帮咱们办案的!还不去速速准备美酒佳酿!为钦差大人接风洗尘!
美酒佳酿就算了。陈大人一脸眉头的说道我要先听听案情!据说这里有僵尸?
额张县令一愣,没想到来的钦差竟然如此直接,竟然直奔主题,一时语塞,便说道大人里面请。
厅堂之内,两个人已经聊了有大半个时辰,而门外的有几个锦衣卫把守,张府的家丁只能在外面焦急的等待着。
张大人,县上的事情我听说了,但此事事关重大,我希望张大人不要对我有所隐瞒,不然当以欺君之罪株连九族,你可明白?陈大人缓缓说道。
张县令不禁惊出一身冷汗下官知道,下官知道,但是确有此事,最开始下官也不相信,始终认为是罪犯王震的同党所致,但是谁曾想到事情一发不可收拾,最后是犬子发现了僵尸并舍身与之搏斗,可因学艺不精身负重伤···
哦?有人见过?不知张大人可否带我去看看公子现在如何?陈大人急切的问到。
如此甚好,只是,犬子身负重伤,至今尚未恢复,且语无伦次,不知···唉···话未说完,便哀伤的埋下头去。
阵阵臭气从张立德的房间里飘出,张立德面色灰暗的躺在床上,肩膀上的几个伤口已经开始溃烂,身边的丫鬟都带着口罩,不时的擦拭着从伤口上流出的黑血。陈钦差看到了张立德身上的伤口,不禁叹了口气尸毒。
啊!?旁边张县令脸色刷的一下白了!陈大人,您发发慈悲,一定要救救犬子啊!我张家就这一个独苗,您一定要救救他啊!说完便扑通一下跪在陈钦差的脚下。
快起来吧!好在伤口不深,尸毒侵体还很慢,有的救,快起来吧。说完便俯身扶起张县令。从口袋里摸出了一个小瓶子,从瓶子里倒出了一些白色的粉末在张立德的伤口上,而伤口一接触到白色的粉末发出呲的声音并冒起白色的烟来啊!张立德因为肩膀上剧烈的疼痛坐了起来,本来灰色的脸色青筋暴起,竟然有些吓人。按着他!让他趴在床旁边,别让他乱动!陈大人大叫一声,随即上来几个家丁用力的把张立德按在床边,陈大人摸出一把匕首,在火上烤了烤,对着张立德肩膀上的伤口开始划十字口,顿时张立德双肩上血流如注,而流出来的血水散发着恶臭,给我弄一些糯米过来!陈大人说道。去!还不快去!
一会儿,一个下人就端了大大的一盆糯米。陈大人,您看这么多够不够?张县令急切的问到。够了够了,都可以把张公子包成粽子了。陈大人淡淡一笑,抓起一把糯米啪的一声一巴掌拍在了张立德的伤口处啊只听张立德再次痛苦的大喊了出来,脸上开始滴下豆大的汗珠,但是很快,他脸上渐渐开始有了些许血色,明显是尸毒开始渐渐的褪去。张县令看到了自己爱子开始有所好转,激动的扑向陈大人感谢陈大人出手相救,下官无以为报啊!说完扑通的一下就跪下了。
陈大人连忙扶起张县令速速请起,陈某才疏学浅,只是自幼家父教授些许茅山导术,而今刚好派上用场。仅仅只是近一些微薄之力,好在伤口不深,且张公子身体健壮,才能够撑到现在。从今天起每两个时辰给张公子换一副糯米,另外我在开几副药给张公子,不出三日,张公子必定再次生龙活虎。
唉呀,多谢陈大人了张县令有些抽搐着说道,快,还不快去给陈大人准备好酒好菜接风洗尘!?···
一转眼,一大桌的酒菜早已摆好,一轮腥红月亮早高高挂在漆黑的夜空里。张县令在饭桌上慢慢将王震的案情以及其尸体尸变伤人的事情告诉给了陈大人,然而张立德与王震只妻通奸之事却恰到好处的隐瞒了起来。
我刚进本县的时候,看到一股黑气从地下冲出,感觉这里也许藏有一个什么大凶之物!?陈大人问道
不瞒陈大人,本村曾有一传说,说是曾经有一道人在这里降服过一个旱魃,并镇压于集市中央嘲风像之下,但这个只是村里流传的故事而已,多数人并未当真。
哦?嘲风素有镇邪之用,为何却在其身边发生尸变这种事情!?敢问贵县都在那里做些什么?陈大人继续问道。
集市的正中央,自然是惩治哪些穷凶极恶的不法之徒,斩首示众等刑法都是在那里。张县令继续说道难道有什么不妥么?
而此时陈大人皱了皱眉头现在已经要到深夜,阴气正浓,等明天正午,张大人带上衙役与陈某同行,我们去看看到底怎么回事。
第二天正午,陈大人和张县令带着二三十名强壮的衙役来到集市嘲风像下,之见陈大人从包里拿出了一个罗盘,不禁倒吸一口凉气。罗盘的指针竟然摇摆不定,左右飞快的摇摆着。俯身观查地上的泥土,伸手下去抓起了一些在手里捏着,又闻了闻不禁脸色开始凝重起来,陈大人暗自嘀咕着正午时刻,正是太阳最光烈的时候,这里的土竟然还有些许湿润,土里竟然没有血腥的味道,反而有一股腐臭,莫非这嘲风像下真的镇压着什么穷凶极恶之物?
陈大人不敢多想,连忙起身吐了一个字挖!
遮身边几个侍从抡起锄头开始挖,很快人们发现脚下的土开始变的不寻常。开始外面的土地还算正常,然而越往下发现土地越来越潮湿,而且发出一阵阵腐臭的气味,而挖到差不多一米的时候人们发现,这里土地下没有一条虫子,哪怕是最经常有的蚯蚓都没有。而很快,挖掘的锄头嘭的碰到了什么硬物一样,把湿湿的泥巴刨开,漆黑的一片,有点像是老树皮的东西露出了土面,并散发着一阵一阵的臭气。
什么东西,这么臭!一个衙役抱怨道,说完又用锄头刨了刨那块黑色的东西。但那个树皮好似十分有任性,无论怎么用力都无法刮伤它。
所有人停手!刘大人大喝一声开始往旁边挖!注意出现的一切可疑物品!说罢,从包里拿出了四个刻着奇怪符文的黑色长钉发给随从,开始安排他们站在东南西北四个方位,并用红色的线缠绕在上面,把挖掘的地方围了起来形成了一个口字型。
很快,挖掘的人再次有了新发现,一个由铜币捆扎成的剑柄,而剑刃则深深的插在黑色的树皮里。陈大人一看,不由一惊青蚨剑!?
呃。陈大人,有什么事情么?张县令发现陈大人表情凝重,开始关心的询问起来莫非是这个铜钱剑有什么名堂?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