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在西柏坡的畅想》,曾经在西方遭遇冷落的马克思

新星出版社最近出了一本书《马克思为什么是对的》,作者是英国人,西方新马克思主义的代表人物之一特里·伊格尔顿。为了显示这本书的分量,中文版序言列举了作者的简历:先后担任剑桥大学、牛津大学、爱尔兰国立大学教授。该书于西历2011年4月在耶鲁大学出版社出版,半年后就有了中文版,速度的确很快。这与西方社会近年来的金融危机有关。自西历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后,曾经在西方遭遇冷落的马克思,又经常被人提起,甚至出现在“占领华尔街”运动的现场。伊格尔顿写这本书的背景与此有相当大的关系。

今晚到“八一剧场”看了一个话剧,《毛泽东在西柏坡的畅想》。该剧创作于西历2008年,由解放军总政话剧团演出。该剧以前曾经上演过,这一次是为了庆祝建党90周年,解放军总政治部举办了“全军优秀节目展演”,该剧成为展演的剧目之一。先看一下主要制作班底:

马克思主义不只是一种思潮,在世界范围内,曾经也是一场巨大、广泛的社会实践。自上个世纪80年代以后开始式微,尤其是前苏联解体后,马克思和马克思主义几乎成为历史的古董,源于美国的“历史终结论”彻底排除了马克思主义在人类历史中的最终地位。因而,西方世界对于马克思及马克思主义提出了种种批判和否定意见,几乎将马克思主义彻底否定。当西方金融危机同时引发一系列社会危机时,马克思再次被西方提及,曾经的冷落似乎又开始转热。但是,要真正热起来,首先需要辩驳此前各种反对马克思的观点,因为那些观点已经非常强大,在很多人那里已经成为结论性的定见。伊格尔顿的这本书想完成的正是这样一件工作。该书共分十章,每章针对一个否定马克思主义的观点进行反驳。我先罗列一下这十个观点。

编剧:孟冰导演:宫晓东

魏积安 饰 毛泽东毕海峰 饰刘少奇刘劲 饰 周恩来陈渝生 饰 朱德刘煜 饰 任弼时郝荣光 饰 毛岸英郭达 饰 毛顺生刘岳 饰 少年毛泽东曾泳醒 饰 杨开慧薛勇 饰 列宁赵旭 饰 斯大林

李屹伦 饰 李自成翟万臣 饰 蒋介石刘大为 饰 粟裕高冰 饰 陈赓白微 饰 林彪艾宁 饰 罗荣桓何云龙 饰 刘亚楼潘军 饰 费孝通张楠 饰 黄炎培郭笑 饰 郭沫若

此外还有扮演战士、农民等演员。

观点一:马克思主义结束了。在那个工厂林立、到处充满饥饿暴动的世界里,那个以数量众多的工人阶级为标志的世界里,那个到处都是痛苦和不幸的世界里,马克思主义还多少有点用处。但马克思主义在今天这个阶级分化日益淡化、社会流动性日益增强的后工业化西方社会里,绝对没有一点用武之地。如今,仍然坚持马克思主义的都是一些老顽固。他们不肯接受这样一个事实:我们的世界已经取得了极大的进步,而过去的那个世界再也不会回来了。

之所以要先罗列这个演职员表,是想给没有看过这个话剧的读者做一个提示。如果不告诉你这是一个话剧,光看这个演职员表,是否会觉得这像是一个故事片,或者电视连续剧?在一个话剧中有这么多重要的人物,如何表现剧情?八一剧场并不大,这么多人集中在一个小舞台上,这个话剧究竟如何演?八一剧场离我家不远,以前路过时,曾经见过“魏积安饰演毛泽东”的宣传招贴。直到今天走进剧场拿到节目单,看着演职员表,在开演之前,我仍然不太明白这个话剧如何演。开演之后,看了几段,我才明白了。节目单上有一个注明,叫做“政论体话剧”《毛泽东在西柏坡的畅想》。结合剧情,我认为这是话剧这一艺术形式的一种不错的尝试。话剧属于从西方引进的剧种,中国传统的剧,一般都有唱,而话剧很少唱。话剧如果有唱,大多也只是一个小片段,例如在本剧中有一段,毛泽东带领大家唱《三大纪律八项注意》。一般来说,话剧可以有配乐,但唱是可以忽略的。因此,它才叫做“话剧”,顾名思义,就是“以说话为主的剧”。以说话为主的剧,如何表现剧情,实际上与所有传统的剧种有较大不同。经典话剧如《茶馆》,大都靠对话来推动剧情。此外,也有人在话剧中加入大量旁白的。话剧的对话和旁白,由于都是“说话”,要把话说得有艺术,并不容易。所以,像《茶馆》那样的经典不多。受现代诗歌平庸化、低俗化的影响,话剧中的“说话”大多艺术品位也不高,更谈不上多少语言艺术。实际上,当我们说中国传统剧种主要靠唱的时候,就应该体会到两者的差别:唱词的语言艺术性、思想艺术性要比说话高。这就好比唐诗宋词的思想性、艺术性要比白话高一样。虽然我年轻时写过不少现代诗,但我早就觉得现代诗不是中国诗歌的出路。如果我们把诗歌当成是语言艺术的最高成就,那么,中国的现代诗基本上是与这个方向背道而驰。由于中国现代诗的堕落,几乎已经很少有人在现代汉语的环境中认真地创造新的语言艺术精品了,这也是“话剧”难以在语言艺术上脱颖而出的原因。我曾经对一位年轻的话剧导演说过,能不能利用话剧创造现代汉语新的语言艺术形式?不知是他没理解,还是觉得有难度,对我的意见没什么反应。因此,我们现在看到的话剧,一般都是市井俚语、土话粗口。说它是放大的多人长篇相声,也许还算客气,我看过的话剧中,有的直接把“叫床声”搬上去了,居然还认为这是创新。这种状况与中国现代诗的堕落其实是一样的,都是中国语言艺术的现代堕落。“政论体话剧”《毛泽东在西柏坡的畅想》我认为不错,因为它摆脱了话剧语言庸俗化的倾向。所谓“政论体”,我们可以理解为是一篇政论文,但它与纯文字的政论文不同,它选择了毛泽东在西柏坡的那段特殊时期,通过一些符号化的小故事,讲述了毛泽东当时的思想状态。由于是思想状态,因此,西柏坡老百姓的小故事能联想到“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和“为人民服务”,以及毛泽东的父亲和毛泽东自己与农民、土地的关系;毛岸英的小细节能联想到杨开慧和毛泽东众多牺牲的亲人;斯大林的一份电报能联想到中苏关系;划江而治或“将革命进行到底”能联想到蒋介石以及重庆谈判;离开西柏坡去北京,能联想到李自成的失败;等等。这一“政论体话剧”用很多小故事阐述毛泽东在那段时间认真思考的、关于中国命运的大问题。在西柏坡这个历史关键转折点上,这些大问题变得极为尖锐和重要。所以,“畅想”才使得众多的人物能够出现在这个话剧中,如同出现在毛泽东的脑海中。历史的必然性,使得思考的逻辑代替了剧情,众多的人物有条不紊地服从着思考逻辑的需要。思想性、通俗地讲述道理,也避免了话剧语言中通常会出现的粗鄙低俗。我认为,这一“政论体话剧”是一个话剧这一艺术形式的有益尝试。说一点不足。也许为了表现毛泽东的高瞻远瞩,剧中将毛泽东的权威性树得过高。例如,当毛泽东、朱德、刘少奇、周恩来、任弼时五人在一起讨论时,剧中大多数场景是毛泽东坐着,另外四人站着,毛泽东说话也不怎么与另外四人对视。事实上,在西柏坡时期,毛泽东与其他领导人的关系并不如此,所以,剧中的表现还是应该亲近、平等些,符合历史事实为好。总的来说,这出话剧值得一看。虽然其中很多对话,例如与蒋介石的对话,属于“畅想”,并非都是毛泽东真实说过的话,但是,对话的内容还是可信的,因为,它符合那一时期毛泽东的思考逻辑。

观点二:马克思主义从理论上看也许还有些道理,不过一旦将其付诸实践,结果往往是无法想象的恐怖、独裁和暴政。对于那些衣食无忧、将自由和民主视为理所当然的西方学者来说,马克思主义看上去或许是一个不错的主意。但对于数以百万计的普通百姓来说,与马克思有关必然意味着饥荒、困苦、折磨、强制劳动、支离破碎的经济以及具有可怕压制力的国家机器。那些对这一切惨剧视而不见的人不是头脑愚钝、甘于自欺,就是附庸政治、道德堕落。僵化的社会主义意味着丧失自由和物资供应的短缺,因为这是废除市场经济的必然结果。

图片 1

观点三:马克思主义是一种宿命论。它将世间的男男女女都视为历史的工具,并以这种方式剥夺了人们的自由和个性。马克思相信存在某种任何凡人都无法抗拒的历史规律。封建主义注定将孕育出资本主义,而资本主义总有一天也必将为社会主义让路。如此看来,马克思主义的历史论不过是世俗版的天命论。它和那些以马克思主义思想统治的国家一样,都是对人类自由和尊严的冒犯。

观点四:马克思主义不过是乌托邦之梦。它将希望寄托于一个完美的社会,那里没有艰难,没有痛苦,没有暴力,也没有冲突。在共产主义的世界里,没有对抗、私利、占有、竞争或者不平等。人人平等,毫无贵贱之分。人不再需要工作,人与人之间和睦相处,物质财富源源不断。这种出奇幼稚的想法来源于对人性的轻信。它完全无视人性的险恶,忽略了这样一个基本的事实:人生来就是自私、贪婪、好斗而富于竞争性的动物,而且任何社会变革都不能改变这一点。马克思对未来的天真想法反映了他整体政治思想的荒谬与不切实际。

观点五:马克思主义将世间万物都归结于经济因素。它不过是经济决定论的又一种表现形式。艺术、宗教、政治、法律、战争、道德、历史变迁……所有这些都被简单地视为经济或阶级斗争的反映。马克思主义对人类历史错综复杂的本质视而不见,而试图建立一种非黑即白的单一历史观。醉心于经济的马克思说到底不过是他所反对的资本主义制度的倒影。他的思想与多元论者对当代世界的人是背道而驰。当代世界的人认识到,这个世界丰富多彩的历史经验不能被硬塞进一个刻板的单一框架中,但马克思却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观点六:马克思是唯物主义者。他认为除了物质,什么都不存在。他对人类精神层面毫无兴趣,认为意识仅仅是对物质世界的反映。他极端蔑视宗教,认为道德是一个“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问题。马克思主义完全无视人性中那些最可贵的东西,将人简化为被动地受客观环境所左右的物质材料。马克思对人性的认识如此冷漠,也就不难理解斯大林那样的马克思主义信徒们犯下的暴行了。

观点七:马克思主义最为过时之处在于它过分痴迷于乏味的阶级问题。马克思主义者似乎没有注意到,自马克思写作的那个年代以来,社会阶级的图景已变得面目全非。特别是,他们甜蜜幻想着即将带来社会主义的工人阶级几乎消失得无影无踪。在我们生活的社会中,阶级问题越来越没有意义,社会流动性越来越大,谈论阶级斗争就犹如讨论火刑柱上烧死异教徒那样荒谬。具有革命精神的工人,就犹如邪恶的资本家,不过是马克思主义者的凭空想象。

观点八:马克思主义者倡导的是暴力的政治斗争。他们拒绝温和渐进式的变革道路,选择了通过制造血腥和混乱达成目标的革命方式。一小撮起义者揭竿而起,推翻旧政权并将自己的愿望强加给大多数人。这也正是马克思主义与民主制度势不两立的原因之一。马克思主义者轻蔑地认为,道德不过是一种意识形态,因此完全不会因为他们荼毒生灵的整治行动而感到不安。马克思主义者的信条是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就算这个过程会带来无数牺牲也在所不惜。

观点九:马克思主义主张建立全面强大的国家。在这样的国家里不存在私有制,社会主义革命以专制集权的方式领导,这种方式将会彻底消除个人自由。所有这些都是已经付诸实践的马克思主义,过去是这样,将来恐怕也不会变。这就是马克思主义逻辑的一部分:人民让位于政党,政党让位于国家,国家则听命于一个铁腕的领袖。自由民主也许并不完美,但至少人们不会因为批评专制政府就被关进精神病院。

观点十:过去四十年中,所有引人注目的激进运动都源自马克思主义以外的思想。女权主义、环保主义、同性恋和民族政治、动物权益、反全球化以及和平运动已经超越了马克思主义以阶级斗争为纲的陈旧传统,它们所代表的全新的政治激进主义形式也已经将马克思主义远远地甩在后面。马克思主义对于政治激进主义的贡献微乎其微,也无法引起人们的兴趣。政治左派确实依然存在,但是它适合一种后阶级、后工业化的时代。

作者伊格尔顿挑选的这十个反马克思主义的观点有相当大的代表性。可以看出他并非随意挑选,而是下了一番功夫。这十个反马克思主义的问题也不是情绪化的发泄,也不全是非此即彼的意识形态化,它们的确触及到了马克思主义的诸多根本性的问题,既具有普遍性,也具有学术性。作者在书中将此十个观点冠以“西方反马克思主义”的限定,事实上我们可以看到,类似的观点在中国同样存在。这一现象既可以说是当今中国跟在西方后面的结果,也可以看成是中国自身特殊经历的结果。伊格尔顿的这本书篇幅不长,针对上述每个问题各写一章,基本上是逐条反驳。那么,我们应该如何看待西方新马克思主义者代表人物之一、伊格尔顿对此十个观点的反驳呢?

网赌正规网站网址 ,马克思能否拯救世界?

伊格尔顿对西方反马克思主义的十个观点的反驳,有些是很有道理的,但有些也未必。在这里不一一展开,只捡几处重点,扼要评述一下。伊格尔顿其实遇到一个麻烦,马克思和马克思主义究竟是否一样?伊格尔顿在书中逐项展开反驳时,经常举例说:马克思本人在某部作品中对某个问题是怎么说的,显示出他对着作和史料的熟悉。但是,恩格斯说的,或者列宁、斯大林的观点,与马克思主义是什么关系?这个问题比较模糊。在我看来,伊格尔顿自己也没分得很清。因此,有时候他把两者分开,把列宁、斯大林的某些观点和做法排除在马克思、马克思主义之外,有时候又为了替马克思、马克思主义辩护,不得不替列宁、斯大林辩护。

新浦京,新浦京www3522vip,新浦京娱乐场官网 ,伊格尔顿的这一做法,很像当今中国某些为孔子或传统文化辩护的人:要求回到原点。面对千百年来社会上已经形成的某些观念,辩护者往往说:那不是孔子的观点,孔子是这么说的,现在的观念是后来谁谁谁,如董仲舒、朱熹之类加上去的。因此,弘扬孔子就要回到原点,就要还原真实的孔子。除孔子之外,中国传统文化的其他方面,例如法家,一些人也在这么做,搞所谓“原生态”文化。伊格尔顿面临的局面比弘扬中国传统文化的人稍好一点,因为马克思毕竟没有孔子那么悠久的历史,即便有歪曲和歧义,相比儒家、法家、墨家来说,时间短得多,需要认真检视的地方少得多。但我认为,这种方式并不完全可取。每一种观点、观念当初产生的时候,总有它的现实基础。后来这些观念出现丰富化的解释,更多是因为社会变化,原来的观念不得不适应新变化的需要。一味强调思想观念“回到原点”的尴尬在于:现实也能回到原点吗?例如,批评马克思的观点之一认为,西方社会的阶级状态与马克思所处的年代已经很不相同,伊格尔顿要反驳,就要证明阶级状态在当今西方社会依然严重对立,这多少有点强人所难。事实上,阶级对立在当今西方社会的确依然存在,但其形态与马克思当年也已经有了很大的变化。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