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说老子先生逆历史潮流,听完《楚国八百年》

据《史记》记载,老子是楚国人,在春秋末期的社会大动乱中,他舍弃尘世而去,给我们留下了一部博大精深的《道德经》,这是他送给我们的宝贵财富,但他却也使我们失去了很多。

图片 1

老子出关,是中国古典哲学史上的大事件,据说它是道家经典《道德经》诞生的直接因素。老子是东周洛阳图书管理者,一位精通历史的大学问家,就是这样一位杰出的大师,却弃官归隐了,未曾想要主动为人世留下只言片语,然而在守关吏关尹的要挟下,才写下了五千余言、字字珠玑的《道德经》。

摘下耳机,心情极度沉重,不该在动荡的时候去听一段悲伤的历史。听完了央视纪录片《楚国八百年》,从初生,觉醒,受挫,称霸,到歧途,劫难,变革最终涅槃,短短两天时间,在暴风雨的公交车上了,经历了一个国家八百年来的筚路蓝缕,问鼎中原到凤凰涅槃,回头再看看自己的悲伤,竟涌现出一种微不足道的意味。人生天地间,如白驹过隙,一个八百年的国家说没也就没了,再多惋惜和假如也是无力回天,历史从来不是按照人的意愿发展。而天地间一个小小的我,更是微不足道,对于命运的有意无意安排,即无法左右,也无力挽回,唯有坦然面对。

老子出关,在于看透了世间的福祸,也许他看到了人类身上最为极端的因素,所以他才西出函谷关,与尘世隔绝,从此他的身影消失在历史的一片迷雾之中,只留下了一部令人费解的《道德经》,在华夏思想的天空中永恒。

图片 2

在我肤浅的看来,老子的思想包含一种复古的意味,按今天流行的话说,就是逆历史潮流。他说人要返璞归真,就含有这种意味,那是一个民智未开的时代。虽然,我说老子先生逆历史潮流,但我却丝毫不敢说他错了,因为在我看来,他所逆的历史潮流是对文化、善良的尊重,而历史潮流却在人身上的动物性拽曳下,越发使野蛮变得无理性、扩大化、巧妙性,而且还让野蛮披上了文明的外衣,越文明就越险恶,《墨子》里就有义不杀少而杀众的说法,义在中国的古时候,当然也包括现今,都是一个正面的、文明的命题,却不会杀少而杀众。义将人予取予夺的动物性,包裹得严严实实,然而就是这种包裹严实的动物性,将西周社会形成的年轻文明撕扯地粉碎,这种文明便是孔子所说的礼乐。

一直对春秋战国这段历史有着浓烈的兴趣,总觉得那是中华文明的源头,唯有读懂那段历史才能明白作为一个中国人到底意味着什么。作为楚地人民,更是对其中的楚国有着不一样的情愫,听完《楚国八百年》,决定认真梳理一下,将脑子里那些悬浮着的一个个楚国历史事件串联起来。

西周礼乐文明行将就木,王道文明已然黄鹤西去,仅留下一个战争频仍的局面,正在这样的环境下,老子离群索居了。这在于他看透了人类社会正在滑向深渊,所以他逃了吧?我如是揣测,老子既然是东周王室的图书管理员,那他飘逸洞达的思维怎么不能洞穿世事?乱只能是一时的,和平或者像西周那样的天下大同局面将再次出现,他如果能够像孔子一样奔走列国,或许能够力促国家早日玉宇澄清,国泰民安。

慢慢整理的过程中,才发现自己陷入了史料的汪洋大海,围绕着楚国八百年的历史和人物如汗牛充栋,一个点连着另一个,又连成一片又一片,每一片往深些挖,都可以拿出来做成一个专题,索性任由性子整理起来,不觉整理出了四篇:楚国篇,循着楚国发展的轨迹一点点延伸,随楚兴衰;晋楚篇,回顾春秋百年晋楚的争霸之路;秦楚篇,探寻从秦楚百年联姻到亡秦必楚;吴楚篇,以小胜大,看楚才兴风作浪;且先看楚国八百年之楚国篇。

然而,他却一言不发,径直西出函谷关,舍弃了尘世,这却是为何?我想这或许最值得我去思考,也乐意为之思考。思考的结果是老子洞穿了人身上的动物性,即贪婪、虚荣、好色、嗜血……不一而足,虽然最终会天下归一,但只会滑向更深的深渊,在人的贪欲下,进入周期性的动乱,导致更多人的权利被粗暴地剥夺,或者被文明地剥夺。因为他耳闻目睹了春秋末期社会的大动乱,看到了人与人之间的杀戮无度,什么兄弟兵戎相见,父子相残的现象,早已经司空见惯。

商朝末年,鬻熊协助周文王起兵灭商,并成为周文王的火师,最后死在了征讨的路上,然而胜利后,却被周天子忽略。周成王时,封鬻熊的曾孙熊绎为子爵,居丹阳(今湖北宜昌市秭归县),楚始建国,区区五十里蛮荆之地,筚路蓝缕,以处草莽,跋涉山林,以事天子,国力渐渐强盛。虽源于中原,然而地处南蛮,又是周王朝的异性国,一开始就是受歧视的对象,一直得不到中原王朝的认可。周昭王三次伐楚,却落得全军覆没,溺水而亡,以至于周人讳言此事,只道“南巡不返”,从此开启了楚人“不服周”的征程。

而这种礼崩乐坏最直接的一个反应就是,从春秋初期零星的战争,演变成整个华夏的战争,至公元前546弭兵大会,其势愈演愈烈,这是从频度和范围而言的。再说战争的目的,从刚开始的尊王攘夷,救亡恤孤,变成了国与国的领土纷争;为了土地兼并,家族与家族的火并;有为了女人父子相残,兄弟反目,有公报私仇的,举国之力供个人所欲,曾经看到过这样一说,即春秋无义战。从战争样式来讲,从开始的击堂堂之阵演变成先下手为强,利用机巧权谋,可以说是高贵的决斗演变成了无所不用其极,这是道德约束力的下降。

能一箭射穿石头,比后羿还善射的熊渠,远交近攻,开疆拓土,蛮夷归附,将楚国势力推进至江汉平原,分封自己的儿子为王,向周天子叫板。公元前740年,不满国大爵小的楚君熊通自立为“武王”,自此楚君皆称为“王”。为获得战略资源铜矿,楚武王三次伐随,70岁死在了征途,却终于将铜绿山纳入版图,为楚国成为强国创造了必要条件,也留下了夫人邓曼对武王千古流传的勉励“若师徒无亏,王薨于行,国之福也。”

孙子兵法代表了兵法的最高成就,不过在某方面,它突破了当时社会很多规则、价值观,或者说是颠覆了那时的传统,打破了以往战争思想的界限,这种思想上的能量释放,能够左右战争走向,控局胜负,所以孙子兵法无论在当时还是当今,都让人叹为观止,因为它思人所之未思,想人想之未想。孙子兵法的出现,于民智开启有不世之功。但是,在另一方面,如果接触者存心不良,那么孙子兵法就会被滥用,这已经不再是智慧的问题了,而是良心、心术上的问题了,比如当年吴国攻破楚国的都城,杀人放火、奸淫掳掠、鞭挞尸骨,无一不违背道义。当然这也是孙武先生力难能及的,同时这是智慧力难能及的地方,因为孙子兵法作为一部兵书,本身就是一本智慧型的东西,它不具有礼乐那样的功能,况且它的出现,得益于对历代战争的总结,加上孙武先生自己神一般的思考所得,所以它是一本进步巨大的书,是智慧发展的一个里程碑。

武王的儿子文王继位,迁都于郢(湖北江陵纪南城)。楚伐申,假道于邓,后又灭邓。息侯教唆楚王伐蔡,俘获蔡哀侯,哀侯渲染了一下息夫人的美貌,文王就灭了息国抢了息夫人,息夫人一句:“吾一妇人而事二夫,纵弗能死,其又奚言?”文王就灭了蔡国。其间,卞和的宝玉经过三代君王终于在文王手里成为“和氏璧”。

对孙子兵法的运用,当时的吴楚战争,就是一场以孙子兵法为指导思想的权谋盛宴,这种权谋可以说接近人类自己的本性,而孙子兵法是这种权谋中的集大成者,但却忽略了某种文化的特性,浅显地说,就是人应该相亲相爱,珍爱自己与他人生命之类的,但在战争中,这些慢慢地失去了,留下的只是为了赢得战争,不择手段。这种细微的战争心理,以及在后世人性为恶的泛滥下,慢慢演变成对平民的屠杀,对一个族群的血腥屠杀。例如着名的人屠白起直接消灭了那时100万人口,那时人口很少,他却如此给力。还有一个典型的代表就是项羽,坑杀屠城是他的拿手好戏。

息夫人的儿子楚堵敖熊艰继位不久杀弟不成,反被弟弟楚成王熊恽夺得国君之位。成王即位后以“布德施惠”、“结好诸侯”和重贡周王来巩固王位。同时借周惠王之命,镇压夷越,大力开拓江南。齐桓公为遏制楚国北进,亲率齐、鲁、宋、陈、卫、郑、许、曹等八国军队南下攻楚。屈完一句“君若以力,楚国方城以为城,汉水以为池,虽众,无所用之”
联军偃旗息鼓,结召陵之盟退去。齐桓公死后,宋襄公欲称霸,泓水之战宋襄公行
“仁义”却输了战争,自此楚国称雄中原。后来又来了晋文公,退避三舍的城濮之战遭晋国打败,向中原发展又受阻。因果报应,一代雄主,自食恶果,最后被儿子商臣逼宫,熊掌没吃成就自缢身亡,楚穆王商臣登上历史舞台。

这是礼崩乐坏之后,战争是体现人与人之间关系的最佳反应。这就是老子生活的时代,这样一看,老子应是看到了这种搏杀的背后,是人类的动物性在作祟,虽然在很多年后,社会能够达到一种平衡,但终究逃离不出江河日下的局面,所以他在《道德经》前四十二章中说“道”,即自然规律这类,应带有一种天命不可违的意思,即人要循道,要适度克制自己或者完全克制自己,不要打破自然的界限,要制欲,要绝圣弃智。如果打破了这些自然的界限,局面将一发不可收拾,在岁月的慢慢演变下,人将作茧自缚。后面的德篇算是一种处世,这种处世方式是对道篇的最佳注解。

楚穆王即位后,尽力改变楚国在城濮之战后的劣势,先后灭亡江国、六国、蓼国等国,进一步控制江淮地区(今安徽中、西部);攻打并迫使郑国与楚国请和;攻占陈国壶丘;平定斗宜西、仲归叛乱;生了雄主楚庄王。

所以他推崇小国寡民,提倡制欲。小国寡民是历史上的一种社会形态,出现在三皇五帝那个时代,所描述的鸡犬相闻,老死不相往来,就是小国寡民的社会特征。然则,在他所处的时代,兼并战争日益一日的剧烈,小国寡民只能是一种遥远的回忆。或许,正是精于春秋及以前的历史,老子才有这种洞察。我想看透的正是人身上存在的欲望,即使他知道他能给出一个济世良方,但他却对人身上的欲望却没有一点信心,所以他虽然悲悯,但却无奈,就只能西出函谷去也,没有像孔子一样周游列国,提倡恢复礼乐。老子洞达,超逸不凡,直接自己出局;孔子智慧,对时局了如指掌,却碰了一鼻子灰。

楚庄王三年不鸣,一鸣惊人;三年不飞,一飞冲天,庄王葬马,庄王问卦,绝缨之宴,拒造京观,止戈为武。去贵族任贤臣,晋楚争霸二次大战,邲之战(又称“两棠之役”)打得晋国连逃跑都要楚国人在后面指挥,尴尬回应“吾不如大国之数奔也”,楚庄王饮马黄河,观兵于周疆。“周定王使王孙满劳楚子,楚子问鼎之大小轻重焉,对曰:在德不在鼎”。楚胜晋败后,郑国屈从了楚国。楚庄王又围攻宋国,经九个月围困,宋国
“易子而食,析骨以爨”后,力尽降楚。宋降楚后,鲁也转而依附楚国,楚又联齐制晋。一时中原形势完全落入楚国的掌握之中,楚庄王如愿以偿地取得了中原霸权,成为“春秋五霸”之一。楚庄王的文治武功也终于赢得了中原文化的尊重,连孔子都称楚庄王与儒家的“仁”相符。

他的出走,让他自己的智慧在人类的兽性面前低头了,或许有人说,这是一种为而不争的大智慧,或者确是一种为而不争的大智慧,但这里连最基本的坚持也没有,连付出的一点心思也没有,或许,这就是大智慧,大智慧的生存,最要放弃很多种身外之物的品格,诸如忠义、坚持、坚忍、开拓性精神等等,复古意味的小国寡民或许真是唯一的答案,或者他提倡复古,他也能够提出许多的开创性、开拓性的方法或者方式,结果连浅尝辄止也没有,只余一部修身养性的《道德经》,但这于乱世有何意义呢?只是给了自己一个坚定的出关的理由。

雄主一死,贵族间的新仇旧恨迅速暴露,楚国国力直线下滑,很快被晋国反超。楚共王初年贵族内乱中巫臣被灭族,投晋入吴,
楚才晋用,立志“置其子狐庸焉,使为行人于吴”。教吴人以军阵之术与抗楚之策,吴国始强,令楚国后患无穷。晋楚鄢陵之战的失败,标志着楚国对中原的争夺走向颓势。温和的楚共王晚年,目睹着晋悼公一次次会盟诸侯,声势昊天,暴病而亡。

时间已经过去2500年,《道德经》依然只能作为一本个人修行的经典,静静地躺在中华思想的深处,因为它本身就是一位智者出逃时的产物,或者说支撑这位智者出逃的所有理由,于熙熙攘攘,名来利往的世界而言,它是一位放弃者,所以他只能成为高级知识分子的精神享受,而不能拿来拯救社会,或者说人类,因为它的诞生就说明了,对于人类泛滥成灾的智慧,我本身就是一位自甘逃离者,而不是面对智慧泛滥时,被生生捏造出来的奥特曼同志,能拯救地球。其实奥特曼同志在人类智慧洪流面前,也是无能为力的,只要电源一关,奥特曼同志就灰飞烟灭了。

楚共王驾崩,楚康王新立,沿着先王争霸的道路上前进,争斗江淮,力挫东吴,四伐郑国,北上求霸,十四国在宋国召开“弭兵大会”,签订盟约,霸权由晋、楚二强平分,史称“向戌弭兵”,晋楚并霸。至楚灵王时,欲重塑庄王之盛却好高骛远,穷兵黩武,又穷奢极欲,修章华台,遗梦苑,好细腰,戏晏子,失民心,死人手。楚平王时,奸逆当权,继续沦落,将伍子胥逼出昭关,留下“伍子胥过昭关,一夜愁白了头”的历史恩怨,伍子胥与军事天才孙武联手,训练吴国的军队,打回楚国,攻破楚都郢,将楚平王掘坟鞭尸,楚国几为吴国所灭,霸业渐行渐远,历史进入战国时期。

从大角度看,老子建议恢复到三皇五帝时的小国寡民,是一种复古。孔子建议社会恢复到西周时期的礼乐时代,同样是一种复古。复古复古,应是一种社会改良,却均可以视之为胎死腹中。水往低处流,同样时间流走的时候,人心人性也在流失,所以同一段历史不可能在同一民族上停留,过多的停留就只能是刻舟求剑,所以老子孔子都在当时的主流社会中被边缘化了,或者说他们在当时的主流社会中惨遭失败,但是却赢得了后世经久不衰的盛誉。他们俩传奇的一生,就好比酿酒,本来他们是一盆香喷喷的米饭,当时却被人们用来腐烂发酵,随着岁月的迁延,最终酿成了一盅清冽的美酒。

图片 3

再来看后世的商鞅,他的立意很鲜明,就是创造一个新社会。首先商鞅西至秦国,觐见秦孝公时,三次用了三种学说,第一次是帝道,秦孝公听得昏昏欲睡,并在商鞅觐见后,对引荐商鞅的近臣景监大发雷霆,足见帝道到了春秋时期,早已颜色凋零,弃如蔽履了。第二次觐见秦孝公时,商鞅用王道说秦孝公,秦孝公同样不买账。王道是西周社会的特征,为民众谋求福祉,不是君王的肩负天下的责任吗?但是秦孝公却拒绝了。到了第三次的时候,商鞅用霸道说秦孝公,其意欣然。霸道是春秋末期到战国初期的一种主流思想。然而商鞅用霸道一说,秦孝公却心里很高兴。这说明了那些复古的东西只能陈列展览馆缅怀了,到了实际社会中,没有几个人会对他们感冒的,因为那是一种过时的东西,很难再对社会带来收获。如后世王莽实行王道,实行均田制,被主流学界称作是王莽乱政,被主流学界定性为乱政,这种宏大故事的背后,说明了王道已成明日黄花,没人会眷恋。

在位仅6年的楚声王竟然被“盗”所杀。儿子楚悼王继位,用吴起改革八年,楚国再强盛,败三晋,西却秦,天下诸侯畏楚之强。可惜悼王一死,吴起就遭扑杀,并用死为楚肃王除掉贵族毒瘤,接着就迎来了楚国的最后一春,宣威盛世,攻残越国,大败齐国。两任楚王的努力使楚国成为七雄中唯一能与秦国抗衡的大国,疆土西起巴蜀,东至大海,幅员空前广阔,进入最鼎盛时期。

第四次的时候,商鞅提出了变法。秦孝公竟然与商鞅废寝忘食地谈了几天几夜,对商鞅的变法甘之如饴。现摘录《史记-商君列传》部分文字如下:“语数日不厌。景监曰:“子何以中吾君?吾君之驩甚也。”鞅曰:“吾说君以帝王之道比三代,而君曰:‘久远,吾不能待。且贤君者,各及其身显名天下,安能邑邑待数十百年以成帝王乎?’故吾以强国之术说君,君大说之耳。然亦难以比德于殷、周矣。”

图片 4

这段文字三个信息点:一、商鞅与秦孝公这样的旷世英才都觉得复古不可行,那是过时的东西,不可能再用;二、秦孝公坦承,想要显名于天下,既是贪名图利,摒弃人的伟大不言,既是虚荣心在作祟。三、商鞅自己觉得实行变法之后,政德难堪与殷、周比肩,也就是觉得自己会刻薄于人,即自己觉得自己将要做的事,是一种人性上的倒退,虽然能够在功业上彪炳青史,但是在民族心性上做下狠狠一孽,为强者剥削弱者留下了法古的最佳模板。因为他立法的一个初衷就是,让秦国国民得到一些权利,但是也要让渡一些人身权利,来形成东出争霸的社会体系。

到楚怀王,继位早期,破格任用屈原等人进行改革,大败魏国,楚国成了当时世界上最大的国家,并很快就形成了楚、齐、赵、魏、韩、燕、义渠七国合纵攻伐秦国的局面,显赫一时。执政中期却误信秦国宰相张仪,六百里商于之地就毁掉了齐楚联盟,还被秦国扣留囚禁,国土沦落,客死秦国,楚国从崛起走向了衰亡。雪中送炭,巫山云雨,无功受禄,惩羹吹齑这些成语都出至于怀王。

一者是孝公欲建大功于世,显名于诸侯,所谓欲,就是要折腾,折腾自己也折腾国民;却看老子,想要人不贵难得之货,上要制欲,这真有点有违人性了,江河日下,水往低处流,人心也一样。有的只是手段变得隐蔽繁复,不变的就是除了想要,还是想要。

儿子顷襄王时代,秦将白起攻破楚国都城郢都,顷襄王迁都陈郢,屈原于同年投江自尽。襄王死后,其子楚考烈王在春申君帮助下继位,与信陵君所率的魏军配合救赵,大败秦于邯郸。到楚王负刍,秦国大将王翦率60万大军进攻楚国,楚国倾一国兵力迎击秦军,大将项燕被秦军击败后自杀,负刍被俘,楚国亡。

无缘得见商君书,不知道他让民众让渡了什么权利,又给了民众什么权利。但据司马迁评价:“太史公曰:商君,其天资刻薄人也。迹其欲干孝公以帝王术,挟持浮说,非其质矣。且所因由嬖臣,及得用,刑公子虔,欺魏将卬,不师赵良之言,亦足发明商君之少恩矣。余尝读商君开塞耕战书,与其人行事相类。卒受恶名于秦,有以也夫!”估计这些法令惠民的少,刻薄民众的多。显名于世,是秦孝公的如意算盘,却把整个秦国与列国都绑在了战车上,这一个人性的弱点,消灭了多少的人口啊。

纵观楚国历史,从一个村子大地盘的蛮夷小国,到问鼎中原,春秋五霸,战国七雄,兴衰起伏,绵延八百年,历经四十几代君王,全盛时期其疆域北到黄河,东达东海,西至巴蜀,南抵岭南,却终被秦所灭,为之扼腕的同时,不禁让人思考其中的历史缘由,且听下回分解。

但是话说回来,如果可以风马牛不相及地横向对比,那么,秦孝公与商鞅因为名利心的折腾,结果使秦国那样的蛮夷弱国,能东出函谷关,争雄于天下,最终横扫八荒,并吞宇内,他们为自己的国家殚精竭虑,兢兢业业,结果他们为中国的统一做了巨大的贡献。而老子先生,没有尝试就西出函谷关,结果天下共主周王室益加衰落,最终被吞并,如果老子有进取之心,开拓精神,那么历史可能会更加精彩,而不是周王室是任人遗弃的小冻猫子,因为周王室也是有一等一的人才,如苏秦、苏代、苏厉三兄弟,还有周王室自家子弟周最。他们都如老子一样,逃离了周王室,老子为了安宁,苏氏兄弟则趋名利。他们为了自身的安宁与荣华富贵,结果忘记了母国,虽然个人与他们的家族能够得到更多较周王室的安宁与财富,但是却让更多的东周人民遭受了更多的苦难。

图片 5

所以如果说老子出走是对自然暴力的妥协,那么到商鞅变法时,智慧的暴力已经在春秋末期粉墨登场后,到彼时已经泛滥成灾久矣,并呈现出驾驭自然暴力的强大生命力,其势头愈演愈烈,这看看战国的发展轨迹便知,魏国变法,三代称霸;秦国随后,由弱变强。其后便是残酷的大战时期,纵横捭阖大行其是,一场大战的发生,总先是纵横家的唇枪舌战,再是机巧权谋的刀兵相见。法家,不用多说,都知道是一种文化文明,纵横家也是。

商鞅与秦孝公的变法,在老子的百余年之后,他们的思想与行为正好体现了老子看到了人性的弱点,并可能就是因为看到了人性的弱点才出世的,同样从认识上采用哪种社会形态应证了老子的思想,社会只会江河日下,一代不如一代。虽然社会发达了,文化也日渐升起,但是文明却在一点点减少,智慧越来越发达,良心却一点点被腐蚀。所以从老子的出关,我推想什么是历史的车轮,历史的车轮就是弱肉强食,文化越来越发达,人品越来越肮脏,技术越来越发达,手段越来越丰富,但人越来越接近杀戮不留痕迹的动物。这个车轮在高高的山巅,早已经高高的滚动了下来,而且毫无阻碍的越来越快,它具有开山裂石,神挡杀神,佛挡杀佛的气力与本领,别的不看,看看美国称霸世界以来,非美国世界的血泪即可,核弹航母为这个历史的车轮装上了加速度为光速的发动机,所到之处,血泪斑斑啊。

威尼斯人平台 ,我们的童年,是很多的童话故事、寓言故事陪伴着过的。在古时候,我们的先祖也是由很多的寓言故事伴着度过的。狡兔三窟、鹬蚌相争、群狗争食、狐假虎威、两虎相争等等这些故事,我们都耳熟能详。写下那些这些故事,那些这些成语的时候,因为我觉得他们这之中都包含了一个相同的属性,既是包含了动物,兔子、鹬、河蚌、狗、狐狸、鸟、老虎,这其中有捕食者,有被被捕食者。这些故事的背后都是存在一种血腥的捕食关系,而却拿来简单地说明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这就耐人寻味了,这里面是不是隐含着这样一种信息:人类的血腥残忍在文化的外衣下,已然被淡然隐去,但是在一个特定的模型下,却能够条理清晰展示出人与人、国与国之间的血腥关系。

拿鹬蚌相争这个故事来说,他的时代背景是赵国在长平大战后,精锐部队牺牲殆尽,燕国却趁火打劫,趁机攻占了赵国几座城池。赵国虽然元气大伤,但不至于一蹶不振,毕竟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对于卑鄙下贱的燕国来说,实力还是旗鼓相当的,所以双方开战就必然会导致两败俱伤,结果会让秦国从中渔利。

一方是燕国不顾礼义廉耻,乘赵国疲弱背后插刀子,一方是赵国臣民方经大败,心里憋屈,且燕国趁机攻占了赵国的国土,于是赵国君臣一定要进行以怨抱怨,这个时候燕国感觉到了赵国的群情汹汹,便想要罢战言和。可是破镜哪有那么容易重圆。赵国群臣很想开启战端,以战胜的锐气去面对过去的失利,所以很多有危机感的大臣反复劝说也无用,即便燕国已经求饶也不依不饶。为了挽回,燕国只好令苏代出使赵国。苏代到了赵国,仅仅三言两语就化解了燕国的危机,他讲的就是鹬蚌相争渔翁得利这个寓言故事。

这有一个问题值得深思:为何大臣们直言进谏赵王,反而充耳不闻,或许开战的心志愈坚,莫非他们认为不能开战的条件,适合于燕赵开战?我想大抵不是,但是却没有一点进谏的效果。我想这将人与人之间的那种动物性抽象化了,将简单明了的捕食关系抽象成了一堆堆的文字概念,也就是进谏的大臣将在陈述不可开战的理由时,将各方的关系隐隐的淡化到了道理本身中去了,失去了勾勒危机具体的画面的功能。然而,苏代到了赵国之后,抓住了关键,即赵国背后有强秦窥伺,但赵国在愤怒中忽略了这一重大因素,因此苏代要做的是,一定要赵国切切实实地感受到秦国的存在。选择讲大道理应是无济于事的,因为彼时赵国朝堂之上尚有虞卿、蔺相如等贤卿名臣,这些人不太可能不知道局势的走向,所以苏代只能另辟蹊径,不然会同样归于失败的。

苏代是苏秦之后的一代纵横的策士,他犀利地运用了鹬蚌相争这个寓言故事,将这种故事简单明了的勾勒成了一种两败俱伤的,秦国得利的图景。赵王听了之后,毫无脾气地打消了进攻燕国的念头。赵王取消进攻计划,皆因看到了身死人手的下场,迫不得已才取消的。这里并不是赵国这只鹬觉得燕国这只蚌不是美味而松口的,而是秦国这个渔夫在背后操手等着捡便宜。这里除了鹬的捕食,即食欲之外,还有捕食之后的警惕性。

一个鹬蚌相争,将三国的关系体现的淋漓尽致。燕国想要获得更多的国土,以期获得更多的发展机会,就好比那个晒太阳的河蚌,然后侵犯赵国之后,面对将要到来的打击,并须死咬住不放,不然生存空间将被进一步被挤压。赵国面对战败的苦果,又被燕国轻视夺地,如果不亮剑,那么国民的心里处于抑制状态,国土又被趁火打劫,生存空间必然更会受到挤压,必然需要表示自己的存在,不然就会很无视,所以赵国甘愿冒险去攻打燕国,这对他们很重要,就好像鹬不进食就会慢慢地被饿死一样。但是一打就会被渔夫轻易抓住,这是打与不打的两难,暂时不打显然是一个好的策略,所以必须地放弃进攻。放弃食物可以立即获得生存权,只是食欲暂时得不到满足。如果赵王是只知道眼前的食物,情绪上涌而怒而兴师,却是不知道置喙的鹬,那么它会被渔翁得利。

ca888 ,对于这个我想另做一番解释,《动物世界》中的狮子总是比英国贵族实在,几千几万几十万年了,还是撒泡尿进行圈地运动,宣示自己的存在,表示这块地方是猎食的基地。这不与国家一样,边界不就圈定一个国家的疆界,以此作为自身的谋生之地,采食之地。这样说,便把动物与人拴在了一起,多少有点粗野。然后不得不借用一位贤哲的话说:“国家是空间的生物。”这话可以这样理解,就是我们这个国家有多少人口,占用了多少领土,在这片领土上安居乐业,繁衍生息,如果其他空间胆敢侵犯,我们就必须像狮子一样露出獠牙,张开爪子,保护我们的领土,所以燕国这只狐狸想要跟多的领土,来守株待兔,每天多吃一只兔子。结果受伤的赵国这只老虎发怒了,要张牙舞爪的赶走或者吃掉这只狐狸,结果历史的智者苏代同样告诉了这只老虎,很多年前有两只老虎打架,被一个卞庄的人捡了便宜,一下杀死两只老虎。

我这样重塑故事,只是想说这人与人之间的动物性,从来都存在,CCTV虽然有直白露骨的《动物世界》看,但不会这样直白的说人类动物,所以我相信打与不打都在这个寓言中,因为人的动物性,需要获得更多的生存资源,所以只要按照这中人身上残存的动物性设计包装观点,很容易就被人识别了,反而对于道理而言,是艰涩难懂。所以赵王能够一下子明白苏代的道理,却对自己朝夕相处的大臣拒而不纳,我想这便是人身上存在的动物性,与苏代所描述的动物性搏杀引起了共鸣,所以才会心神领会,既是传说中的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注解。

虽然我读的是《道德经》,却跳跃到了孙武、商鞅、苏代,是想说明每一次文化的进步,却是一次人性的退步。诚如丘吉尔的《二战回忆录》说:“大炮的发明,就意味着大规模杀伤力武器出现,可以毁灭人类。”枪炮文明的进步,却带给了丘吉尔对技术文明的畏惧,不难发现丘吉尔所担忧的,却是真实的人性带给人类的灾难。大炮的发明,孙子兵法的出现,《超限战》等等的出现,是一场民智的开启,但同样在人性的蚀斫下,将变成一柄柄杀人如麻的利剑,

从三皇五帝的帝道,到殷周的王道,到春秋群雄的霸道,无一不是这样,在前文已经说过,老子或许看到了这种进步中的退步,才极端的提出了小国寡民的主张,且无欲无求是他哲学的一个大命题,只有这样才能达到和谐,但他自己却先跑了,因为他看不到人在自己身上的动物性的会有稀释的一天,但是却会愈演愈烈。那文化怎样将动物性稀释了呢?

看《动物世界》时,我看到了眼镜王蛇。节目在介绍这个杀手的同时介绍了蛇毒的种类。按蛇毒的作用机理划分,无外乎三种:一种是分解动物的肌肉,一种是分解动物的血液,一种是分解动物的神经,最终达到目标–获取食物生存,或者说获得生存资源。

在此题文化,却先言蛇毒,未免有点阴暗,其实在此说蛇毒,因为蛇毒牵涉到一个概念:分解。分解简而言之就是主体通过工具把一种物质转化为另一种物质,通过这个转化的过程,完成物质形态以及功能的破坏,以备自己改造与使用,这便是化,转化。从化的字形来看,右边部分是一把匕首,匕首顾名思议便是一种工具。以蛇毒为例,蛇的牙齿尖利,形似匕首,对蛇而言,便是一把谋生的利器。蛇毒用于分化裂解猎物的机体功能,便于捕食与消化,达到传承生命这个原始冲动。

这是从粗略的层面上认识化。这样说就比较残酷,也比较隐晦,也比较粗野,古文中用质来表意,《论语》中说质胜于文则野,文胜于质则史。文质在古代哲学之中是成对出现的概念,因此举了质的一面,势必要举文的一例。《道德经》言:“意欲取之,必先予之。”大体的意思便是以退为进,这是一种获取迂回的方式,具有一定的欺骗性,间接的俘获人心,同时也避开了世俗道德、情感、价值等精神因素的评价。获得方式不再是像前面毒蛇那样,因明火执杖而备受指责,加上冷酷、残忍等诸多修饰词。如果考虑一下人观看时的移情心理,毒蛇捕食过于直接与恐怖而称为恶,笼统的讲就是“野”,也可以用“武”来表意。穷兵黩武,武断可不是什么好词。以退为进方式因为出于大多数人认知视域范围之外,因此在大多数人眼里看不到惨烈的捕获方式,所以人们多不评价或者冠以智慧之称,用一个字就是“文”。

所以获得的方式便是用一个字“化”字来表意,而对于获取方式则用“文”、“武”来评价,文、化牵手结缡在一起,我想这个词就被美化了,文化这个词由此便“对镜贴花黄”涂脂抹粉而成西施,无数人为之倾倒。没有多少人理会文化,其实它便是赵树理先生笔下刻化的那位因过度涂脂抹粉,而被讥笑为经霜的驴粪蛋的杨二嫂。

没人理会文化本来的面目应该是少数人看透了心里不说,转而把它当成一种优势资源,成为了一种得地位与荣誉的神坻。多数人没有看懂,因此噤若寒蝉,对文化二字奉如神明。多少人能看懂,我想这符合某经济学家所说的“二八定律”。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