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于为什么中国一定要放弃资本主义道路还要放弃传统社会主义道路,《五绝·读报有感》

秋石客:对不走老路和邪路的正确解读

秋石客旧体诗二十五首

十八大有个很重要的对未来社会的指导性论断叫不走老路和邪路的概念,对此学术界有很多解读,但都没有系统性和准确性,需要进一步认识。实际上秋石客早在二零零七年就明确提出和论证不走传统社会主义老路和不走资本主义邪路问题。现再次发表此文,以供参考和批判。

五绝十首

以下正文摘自秋石客《新思潮》一书第十二章。

《五绝·春势》

从《新思潮》书中,读者可以看出秋石客是力主新思潮的,对传统资本主义和传统社会主义是持批判和批评态度的。至于为什么中国一定要放弃资本主义道路还要放弃传统社会主义道路,这是需要向读者进一步说明的。

《五绝·朝阳》

第一节、中国为何不能走资本主义道路

《五绝·思鲁迅》

从根本上说,中国不能走资本主义道路是由世界历史发展的不平衡性决定的,以为中国漫长的历史过程所证明,以为中国资产阶级和资本主义的坎坷命运所证明。
我之所以这样认为,也是有许多原因的,主要是两点。
一个是自己多少年来写了不少文章批判资本主义、批判资产阶级,批出了感情,发现了中国资本主义的坎坷命运,深感造物主的威力,小到一个人,一个家庭;大到一个企业,一个阶级,都要受到程度不同的命运摆布。中国古代资产阶级的死敌封建主义过早完成了整合,异常强大,对中国资产阶级和资本主义实行严格的限制,中国资产阶级要么维持极小的规模,要么向封建统治阶级投降,成为权力资本,别无选择。中国近代资产阶级和资本主义除了继续受极权统治阶级的打压之外,由于西方资产阶级和资本主义国家运气极佳,完成了向高级阶段的整合,完成了成为统治阶级和帝国主义的过程,因此,又要受到国际帝国主义的制约,始终将走不出发展的瓶颈。
另一个是中国当前面临非常严重的发展道路的选择问题,党内外主导意识固执地认定中国走资本主义道路是复兴中国的唯一选择是很成问题的。可不是嘛,一有马克思主义的阶段论、生产力论的理论分析,二有西方发达国家的成功范例,别人能做,我们为何不能做?何况我们己掌握了国家政权,今非昔比呢!说的非常好,问题是实际情况是否如此,答案是否定的。因为说到底,中国资产阶级和资本主义的坎坷命运并没有改变,此路不通。更重要的是,中国以有更好的道路可走,为什么一定要走行不通的路呢!
一、中国资产阶级和资本主义的坎坷命运
按照教科书的看法,至少中国资本主义有三次机会。
一个是宋代末期,中国商品经济已经非常发达,大都市出现,市场繁荣,从《清明上河图》名画中可见一斑。按理,中国资产阶级和资本主义有望在那个时代形成,但为什么不行呢?主要是运气不好。虽然南宋小朝廷重商业和文化,但外部却出现了不重视商业和文化而重视武力的元朝前身蒙古穷国,生产力和文化不发达的蒙古打败了生产力发达、文化也发达的南宋王朝,全面推行奴隶制和封建集权制,中国资产阶级和资本主义呜呼哀哉,赵氏统治者也因此亡国。宋代资产阶级和资本主义成长赶上外部出现强敌而夭折,是命运坎坷。
第二个是明代末期,统治阶级热衷于风花雪月,吃喝玩乐,不再严格限制资产阶级和资本主义,中国走资派又有了机会发展壮大,但结果又是时运不济,内部李闯王要均田分粮,外部的后金国家驱兵南下,以生产力和文化不发达战胜了生产力和文化较发达,朱氏王朝、李闯王、新兴资产阶级和资本主义一块见了鬼阎王。如果没有赶上后金国强大,结果会大不相同,谁叫中国的资产阶级和资本主义一直走背运呢。
第三个时期是清代末期,清王朝统治阶级八旗子弟,功名利禄醺心,刀枪入库,马放南山,不再严格限制中国资产阶级和资本主义,中国原始资本又有了坐大的机会,结果重陷困境。内有洪秀全大搞太平天国,外部强敌己非一个,八国联军驰骋中国,要瓜分中国市场。孙中山之流,真心拜洋人为师,无奈老师都是人不为己、天诛地灭的信徒,那管学生死活!专爱杀熟。害的孙中山再拜社会主义俄国为师,走节制资本、联俄、联共,扶助工农之路。然而,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水火难容,蒋介石挑起内战,落败困守台湾省。结果一目了然,虽然大清朝寿终正寝,可康、梁变法,孙中山革命、蒋介石独裁等资本主义办法全部泡了汤。再次呈现中国资产阶级和资本主义命运的坎坷。难道历史发展真相不是如此吗?
二、如何看待改革开放后的中国新资本主义的兴起
新中国成立后,在毛泽东时代,资本主义和资产阶级理念和实践受到前所未有的口诛笔伐和禁止,陷入低谷。但邓小平时代后锋回路转,中国资产阶级和资本主义风卷残云、发展势头迅猛,可以称之为中国资产阶级和资本主义发展第四次浪潮,那么,这个浪潮是否从此改变了中国资产阶级和资本主义的坎坷命运呢?答案也是否定的。因为中国资产阶级和资本主义又遇到社会资本主义、社会主义、帝国主义、封建官僚主义、自然条件的五种力量的挑战。
的确,由于文化革命失败,中国资产阶级和资本主义在改革开放后,取得了前所未有的历史机遇,进入黄金时代。这种机遇我在另外一篇文章中称为顺风起航,为便于说明此问题,特引用如下:
“哲学家黑格尔有一句名言,叫做一切现实的都是合理的,有一定道理。就拿中国来说,很多人至今不理解为什么经过毛泽东暴风骤雨般的数十年社会主义大革命斗争,到头来会出现不可阻挡似的资本主义复辟和新资产阶级迅猛发展,殊不知这就是历史辩证法规律作用的必然结果。因此,彻底弄清中国新资产阶级是怎样顺风起航的,对于深入了解中国现代史,重新走上社会主义道路无疑是必要的。
中国新资产阶级能够顺风起航,逐步做大的原因有如下五条:
﹑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中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两个阶级,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两条道路的生死斗争以主张走社会主义道路的政治集团惨败告结束。
新中国成立后,以毛泽东为代表的走社派,试图在先天不良的落后中国,寻找最先进的生产关系以达到使中国飞跃。对此,在统治集团内部产生了尖锐矛盾。
在理论上,毛泽东以为,当时的中国,由于世界资本主义以到了帝国主义阶段,世界市场已瓜分完毕,搞资本主义必须有的广阔市场条件以不复存在,中国已不具备走资本主义条件,走资本主义是没出路的,康、梁变法搞资本主义改良,孙中山,蒋介石搞资本主义革命都失败了就是证明。另外,毛泽东熟读历史和精通辩证法,不想跟在别人的后头被动挨打,要迎头赶上,选择发展最快的道路,这条道路就是马克思列宁开辟的社会主义道路,只有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
反对毛泽东想法的人认为,中国的历史基础是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资本主义也是新生事物,搞资本主义是天然合理的选择。为此,他们还求助于马克思主义的阶段论和生产力论为武器,作为在中国搞资本主义的理论基础。
理论的东西还只是表面现象,更重要的是一大批统治者不打算继续革命下去,他们想扩大特权,当官作老爷,进而成为资本家,子子孙孙都能过人上人的日子。因此,在统治阶级内部,毛泽东成少数派是不可避免的。毛泽东虽然在文革中发动群众,一度联合群众取得优势,但最终因群众未能成为合法的组织参与统治和被抛弃又陷入劣势而前功尽弃,结果是毛泽东派系被清洗,反对派大获全胜。
中国部分走资派掌握政权,完成了组织准备,是中国新资产阶级能够顺风起航的最首要原因。因为在中国,无论走社会主义还是走资本主义,都不是自发的行为,而是有组织的行动。
﹑理论和宣传的全面资本主义化
中国右派除了继续宣传生产力和物质决定论外,紧紧抓住毛泽东文化革命错误为中心的内容,不折手段,极力丑化毛泽东和社会主义公有制和计划经济,美化资本主义私有制和市场经济,完成了非毛泽东化和非社会主义化的理论宣传准备,中国新自由主义精英登上历史舞台,开始有计划有步骤地推行中国特色资本主义。中国特色资本主义特点在于,除了政治官僚所有制以外,其它经济文化等各方面均可走资本主义道路。
理论和宣传上的全面资本主义化,是中国新资产阶级顺风起航的第二条原因。
﹑中国新资产阶级形成的物质基础来源
毛泽东和周恩来领导的国家,形成了无人看管的众多社会财富,中国新资产阶级具备世界上任何资本家所没有的暴富条件,一个是国家财产,一个是人民财产,中国新自由主义精英们挖空心思设计了一整套掠夺性发财洗钱办法,迅速化公为私,化民为私,使中国新资产阶级资本积累到破天荒的地步,他们不但掌握了中国毛泽东留下的大部分财富,而且正在掌握毛泽东留下的强大国家机器,日益成为空前强大的统治阶级,无情地把中国人民踩在了脚下,劳动大众正在痛苦地生存着。
1﹑先来看一下他们怎样瓜分国家财产。
农村集体经济差不多是在承包政策下一夜之间被瓜分了。然后用承包转让等办法吃光了所有乡镇企业;接着用承包﹑转让﹑整改﹑做假投资等办法吞并了几乎全部地方国营企业财产,最后,他们用改制等为由头,打进来,拉出去,内外勾结,上下结合,要吃掉全民国营企业。目前,他们已吃掉了大部分,目前虽然遇到反抗,但吃掉的决心已下,只要中央不强烈反对,吃掉只是时间问题。通过粗略计算,中国新资产阶级从上述各项改革中,共掠夺得到国有和集体财产合计至少有数万亿元人民币之巨。全部吃掉国有大企业,是中国新资产阶级的最后晚餐,他们志在必得。
2﹑再来看一下他们是如何化民为私的。
改革开放后,新自由主义精英出台一系列坑民政策,如房产改革,医疗改革,退休制度改革,教育收费改革等措施,人民白白负担了价值合计五万多亿人民币的财产。
3﹑中国新自由主义精英们除了上述发财途径外,还通过走私,倒卖批文,股票,圈地,引进外资等,聚集大量资本。
中国有社会主义创造的科技成果,公有财富和大量人才是中国新资产阶级顺风起航的第三个原因。
﹑中国有廉价劳动力,劳动者无人保护
中国新资产阶级无法无天,任意延长劳动时间,降低工资,解除劳动合同。获得了世界上最高的剩余价值。改革开放的几十年,是中国劳动人民劳动强度最大,创造财富最多的几十年,劳动人民所得无几,大部分落在了中国新资产阶级腰包。中国具有辽阔的农村,源源不断产生廉价劳动力,是中国新资产阶级顺风起航的第四条原因。
﹑有利的国际环境
二十世纪末期,国际共产主义步入低谷,东西方新自由主义乘机泛滥,中国新资产阶级无内外有力量的敌手,能上天入地任我行。这是中国新资产阶级顺风起航的第五条原因。
综上所述,我们不难看出为何中国新资产阶级会异军突起,因为中国有许多特殊条件,是历史上任何国家资产阶级发展所不具备的,中国是资产阶级队伍中暴发户的温床,是现代资本家的天堂。整个国家单一的为他们保驾护航,人民任由他们宰割,是西方资产阶级国家也做不到的。难怪西方资产阶级心生羡慕,都想来华大显身手呢。
也许有人会问,难道中国新资产阶级会一直一帆风顺下去吗?历史的辩证法会回答我们,绝对不会。中国新资产阶级因中国极左错误而顺风兴起,也必然随着中国极右的猖獗而逆潮流灭亡。因为中国广大人民群众不喜欢受剥削和压迫;中国共产党是久经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培育的党;中国有一大批有良心的知识分子和官员,他们最终会联合起来,打败中国新自由主义精英和新资产阶级,把中国引向光明。”

《五绝·答兄》

三、中国资本主义无法逾越的五大挑战
为什么在中国资本主义道路依然不通?因为中国资产阶级和资本主义无法最终越过社会主义、社会资本主义、封建权力资本、帝国主义和国情资源的挑战。

《五绝·给友人》

1、社会主义是中国资产阶级和资本主义面临的第一种挑战

《五绝·登高》

为什么说社会主义是中国资产阶级和资本主义的发展劲敌呢?理由很简单,也可以归结成资产阶级和资本主义命运不济的问题。因为当代中国,以经有充分条件实行社会主义,社会主义成了中国发展的唯一最佳选择。为什么这样说呢?
拿新中国为例,说毛泽东领导了伟大的社会主义建设,也可以说毛泽东领导了伟大的资本运做!新中国成立后,百废待兴,在连火材都叫洋火、极贫极弱的基础上,怎样发展中国的经济?毛泽东的大手笔是那些白面书生和二、三流政治家、经济学家所不能比,所不能理解的。
毛泽东的经济学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高等经济学。他有全世界、全中国一盘棋思想。他能把经济与政治、文化、军事、人力等联系起来,导演了一出使中国用较少的时间赶超世界强国的好戏。
新中国成立之初,毛泽东的所谓没收官僚买办资本;赎买民族资本;号召艰苦奋斗、勤俭建国;对农村争收高额财力,对干部、工人实行低工资等政策,说穿了是集中全中国的资本干大事。毛泽东在面对西方严密封锁的不利条件下,用很短的时间就搞出了独立的完整的工业体系,所谓的一机部、二机部、三机部、四机部、五机部、六机部、七机部、八机部、农业部、轻工部等,说穿了就是大行业垄断公司。中国的两弹一星,突出反映了毛泽东经济思想的成功范例。许多右翼人士抓住大跃进的枝节问题无限扩大,殊不知大跃进干了多少惊天动地的大事,单拿水利建设的水库一项,就完成了了二万多座!这是什么概念?按现在的纯市场经济思路去计算,非要有两万亿人民币才能办得到!毛泽东硬是用调动人的积极性,用亿万劳动群众的双手完成的。
总之,毛泽东搞的是大工业、大农业。是一流的资本运做。我们许多所谓经济精英们,根本不懂什么是社会主义,不懂社会主义是最先进的生产方式,也根本不懂什么是资本主义,资本主义有低级和高级之分,他们偏要学低级的,资本主义有先进的和落后的东西,他们偏要学落后的,资本主义也有大工业和大农业,他们偏要搞小工业、小农业,一句话,就是要把中国经济引向死胡同。就是这帮水平极低的人为官方所重用,真是令人费解!

《五绝·不同春》

事实很清楚,中国的真正前途是搞货真价实的社会主义,退一步讲,也要搞德国式的社会资本主义,而绝不能搞放纵性资本主义。共产主义运动并非空想,资本主义也不可能万古不朽。
社会主义是中国资产阶级和资本主义面临的第一种挑战,中国新资本主义挑战社会主义的结果,注定要失败,这也是中国资产阶级和资本主义的命运不济的表现。
2、德国类社会资本主义模式影响对中国式新资本主义构成第二个挑战

《五绝·读报有感》

我发现中国的一件怪事,中国许多问题都被严重意识形态化了。一提起社会主义概念,许多右翼都会反感,以至于掩耳塞目,不愿思索。那么,我就换一个思路来说社会主义问题,按照中国右翼的思路去谈。
熟知资本主义发展特点的人都应该知道,资本主义要生存和发展,离不开市场扩大和垄断,离不开资本的整合和集中,自由竞争的结果只能走向垄断和帝国主义。那么,社会主义究竟是什么东西呢?我认为,在某种意义上讲,就是最高水平的资本运做,是资本主义向共产主义过渡的资本主义高级阶段和共产主义初级阶段。对此,有的人会说这是胡编乱造,那么,我们看一下事实是否如此。
先拿发达资本主义国家为例,目前有那一个国家奉行的是中国新自由主义精英们提倡的纯市场的纯自由的资本主义发展道路呢?没有,一个没有!拿德国为例,西方发达国家已经到达资本主义高级阶段,有些方面已经跨入社会主义的门槛,德国类社会资本主义模式影响对中国式新资本主义构成第一个挑战。我摘编中国社会科学院的房宁着《德国社会市场经济的六大信条》一文,来说明此问题:
一、 竞争尽其可能,计划以其必要
毫无疑问,德国实行的是市场经济制度。但德国的市场经济与被视为”市场经济一般”的,或干脆说是美国式的市场经济有很大不同。人们在解释德国式的”社会市场经济”时用了许多形容词,如:”有社会义务的市场经济”、”有社会调控的市场经济”、”有计划的市场经济”或干脆说它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等等,不一而足。为了有效地进行宏观调控,政府需要掌握一定数量的国有企业,德国模式的这一特点由来已久。社会市场经济的市场调控不仅在宏观层面,更渗透到市场运行的微观,即企业层面。企业制度中的”二元体制”,保证了企业雇员在企业重大事务上的知情权、建议权和共同决策权,使资方履行社会义务有了来自企业内部的监督和制约。
德国模式中对于市场的多方调控,将经济运行置于秩序之内,限制资方权利,使企业担负更多地社会责任,并更多地受到社会的监督和约束。
二、节制”资本主义”
在一个资本主义的制度环境里,为什么要千方百计地对市场进行调控,说得透彻点,实质上就是在限制资本主义。说起来奇怪,似乎很矛盾,一个资本主义国家竟然要限制资本主义?!然而,在德国,限制资本主义简直就是一个传统。
德国模式中对资本主义的限制的最深刻的表现,就是对市场竞争的限制。限制竞争,就是限制了资本主义精神。在德国近现代经济思想及着述、文献中,除如哈耶克等极少数例外,对经济、社会自由放任的批评抨击比比皆是,绝大多数经济学家、政治家是反对自由放任的市场竞争的。竞争,是资本主义作为一种经济方式的基本价值,而恰恰在这一核心问题上,德国主流经济学家们并不赞同哈耶克所主张的个人利益与社会利益天然和谐的观点,而是只接受有限的竞争,即米勒-阿尔马克所说的”可行的竞争”的概念。
三、国家兴办社会保障
现代福利制度最早出现于德国,俾斯麦是创始人。德意志民族具有博爱传统,封建领主与农奴之间的保护人与被保护人关系,更体现了一种奇特的阶级调和。从一定意义上讲,社会市场经济是一种资本主义与社会主义之间的”中间道路”。至少社会保障制度的出现是体现了这样一种理念和追求。德国基督教传统就是既反资本主义也反社会主义。俾斯麦的所谓”国家政权”
兴建社会保障事业,自然是”只给政策,不给钱”。而在兴建社会保障体系中,让出利润,拿出钱的,最后自然主要是资产阶级。就这样,国家政权迫使资产阶级向无产阶级”让步”,同时取缔无产阶级政党,由自己来搞”社会主义”。从中又可以让人再品味一道”社会市场经济”。此后的10年中世界上第一社会保障体系出现了,即医疗保障、工伤保障和养老残障保障等三大社会保障制度得以确立。至今世界各国的社会保障体系仍以此为基本架构。
四、先建法制,再行民主
伴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德国模式也相应地形成了自己的政治体制。强调秩序的民主,即法制民主,是德国模式的一个突出的政治特征。纵览德国政治发展的历史,给人以”先有法制,后有民主”的印象。德国政治发展尽管中间有过曲折,但总体上走过的是一条循序渐进的道路。在许多”后发国家”中,政治制度建设,一般都是先有实践,后有理论和规范。而德国的政治发展从一开始就十分注重法律制度的建设,先立而后破,谨慎行事,是德国的政治风格。
五、宗教护卫心灵。
宗教信仰在德国根深蒂固。宗教,这个被马克思称作是”无情世界中的感情”,始终护卫着德国人民的心灵,保佑他们走过了最黯淡的岁月。宗教,具有舒缓社会矛盾,协调社会关系,慰藉心灵的社会功用。宗教,是德国模式得以存在和发展的必要社会思想文化条件。韦伯,透彻地分析论证了克己让人的新教伦理与惟利是图的资本主义精神之间相反相成的社会功能,绝非偶然。他毕竟是德国人呀!所谓德国模式,正如许多德国思想家指出的那样,是”有组织的资本主义”,是”受社会约束的市场经济”。然而是什么力量能有力地约束肆无忌惮的市场、约束惟利是图的资本主义精神呢?政府调控还只是这种约束的外部表征,真正在人们内心里约束那个魔鬼般的资本主义的是德国人民的宗教精神。
宗教精神的培育和传承靠历史文化影响,靠家庭教育熏陶,但也和政府有意识的工作分不开。绝大多数德国人都信仰宗教,而国家向每一位成年教徒征收宗教税,用于教会。所以,在德国,宗教是国家的事业,国家以政府行为支持宗教事业的发展,这是德国社会市场经济的精神文明建设的最重要的环节。
六、科技推动赶超
德国在西方列强中是一个后起的资本主义工业化国家,德国进入工业化时期快速增长期比英国差不多晚了一个世纪,德国在工业化进程中必须采取跨越式发展才能赶上和超过西方老牌的资本主义工业国。从生产力层面上看,注重科技,实行以科技推动工业化发展的国家战略,是德国在短时间内赶超英法的要诀。

betway电竞,betway体育官网,betway必威中国电竞 ,《五绝·给友人》

在笔者看来,德国模式的实质是社会资本主义,是反对中国放纵式资本主义的

《五绝·给女儿》

3、权力资本是中国资产阶级和资本主义面临的第三种挑战
当代中国新资本主义除了不能挑战社会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的生产方式以外,也很难挑战中国的权力资本,权力资本是中国资产阶级和资本主义面临的第三种挑战。
中国几千年的历史证明,权力资本始终是中国民族资本的克星。封建极权社会是如此,国民党蒋介石时代是如此,改革开放时代也是如此。如果中国民族资本敢于向权力资本进行挑战,肯定碰得头破血流。这也是中国资产阶级和资本主义的命运。对此,孙中山晚年充分认识到这一点,知道单独依靠资产阶级是不行的,所以提出了联俄、联共、扶助农工的设想。也就是说中国资产阶级要想生存,必须包容社会主义成份,正像当今德国一样。但是,由于蒋介石不信这一套,要走独夫民贱的道路,孙中山的理想化为泡影。
4、帝国主义的围堵是中国资产阶级和资本主义面临的第四种挑战。

七绝十首

当代中国新资本主义除了面对不可战胜的社会主义,很难战胜社会资本主义,很难战胜的官僚资本外,也同样战胜不了国际帝国主义。资本主义能否发展壮大,说到底是看市场占有情况如何。西方资本主义国家之所以能完成资本的整合和进入资本主义发达阶段,是因为历史为他们提供了机遇。西方资本主义发展之初,世界市场几乎是一片空白。他们用和平的或非和平的方式向国外不断扩张,既满足了资本的需求,又满足了国内阶级矛盾缓和的需求。西方是用其他民族的财富,充实了自己,扩大了世界性贫富差别。

《七绝·梨花赞》

5、社会和自然的因素制约,是中国资产阶级和资本主义面临的第五种挑战
当今之中国,存在不存在资本主义形成发展的条件呢?答案是否定的。中国资本主义的发展空间以被大大压缩:国际市场以被以美国为首的发达国家所垄断,只能在国内完成资本积累。而单纯依据国内市场是不能满足中国资本主义整合的,整合还未形成,国内阶级矛盾将激化成一场新的革命,必然毁灭了中国新资本主义;如果中国向外扩张,必将激化同美国为首的发达国家矛盾,因此,要么,接受挑战,做好战争的准备;要么屈膝投降,甘当殖民地,都是失败的路子。
对于中国这样人口众多的国家,想在美国保护下过好日子是极不现实的,世界财富就那么多,中国的富强将影响到全世界,对发达国家来说并不是福音,他们只能是进行扼制中国,而不是帮助中国。中国新资本主义和新资产阶级的现状,是很难解决战胜国际帝国主义的,这也是中国新资产阶级和新资本主义的命运所在、悲剧所在。
中国资产阶级和资本主义能否走出发展的障碍除了社会因素之外,还有自然的因素制约。中国有十三亿人口,即使我们承认右翼的愿望是好的,盼望中国成为另一个美国,但现实社会自然条件根本不能满足美国化的生活方式。仅举能源这一项为例,美国两亿人消耗世界百分之四十以上能源,中国要达到美国生活水平,有两个地球供给中国都不够!侈谈什么美国化?除非打一场核战争,把人类消灭到只剩五亿,才能满足世界美国化的条件。所以人类和中国的前途只能是实现社会主义的和谐,改变资产阶级价值观和生活方式,而不是别的。社会因素与自然的因素制约,这是中国资产阶级和资本主义面临的第五种挑战
也许有人会说,你讲的中国资产阶级和资本主义的命运坎坷是事实,但既然是命运,就很难改变,因为中国不具备搞社会主义的生产力水平,不能超越资本主义的历史阶段,既便是中国下地狱也是中国的命运,舍此不能完成中国的复兴。我想,这些人可能是受教科书式的马克思主义影响太深而不能自拔。事实上生产力论和阶段论并不是完整的科学。
一个新社会的出现,是仅仅靠生产力发展还是也靠生产关系等因素?是单一的生产力发展促进生产关系的发展,还是生产关系的发展也促进生产力的发展?显然正确的理论属于后者。近代西方生产力发展史,恰恰受益于资产阶级革命的胜利,受益于资本主义的生产关系确立。
历史以经证明和正在证明,一个民族、一个国家能否富强,起决定性因素的恰恰取决于生产关系的水平高低。当中国在封建社会领先世界的时候,没有人去思考为何会领先,当中国封建社会落后于世界的时候,没有人去认真思考为何会落后。许多人都从生产力层面寻找原因,严重影响了中国的发展,走进了死胡同。实际上,中国先进与落后都取决于生产关系的先进与落后,而不是取决于生产力的先进与落后。中国在封建社会之所以领先,是中国经过对封建制的整合,形成了先进的集权式封建生产关系和上层建筑、意识形态,而中国的落后,恰恰是因为没有及时的调整生产关系及上层建筑、意识形态。西方的发达国家之所以后来居上,成为先进,恰恰是因为西方国家没有照搬中国的封建制整合那一套,而是采用更先进的生产关系及上层建筑、意识形态,取得了巨大成功。
如果说西方的政治家们目光短浅,先学习中国整合欧洲,向极权封建社会迈进,能够赶上和超过中国吗?显然不能。西方的先进生产力水平是西方采用先进的资本主义生产关系的结果,中国的落后生产力水平是固守落后的封建生产关系及上层建筑、意识形态的结果,这些难道不是事实吗?同理,当前中国能否复兴,同样不能照搬西方那一套,而应该另寻新路,寻找更高级的生产关系及上层建筑、意识形态,那就是实行真正的社会主义。
所谓阶段论,既使成立,也不是不可逾越的。拿当代世界最风光、令许多国人向往的美国为例,其不但没有经历过完整的封建社会历史阶段,而且也没有经历过完整的奴隶社会阶段,就全面建立了资本主义的社会,说明阶段论是靠不住的。就当代中国而言,曾经存在也正在进行着资本主义历史阶段的东西,有什么理由说中国采用更先进的社会主义的生产关系就是违反了阶段论了呢?可以断言,中国如果不能逾越完整的资本主义历史阶段,就休想赶上和超过西方发达国家。采用同样社会发展工具生产关系,发达国家已行万里,中国乘坐同等速度运载工具,怎能赶上?谈何超过?所谓到某某年可赶上中等发达国家云云,不过是痴人说梦而已,难道在此期间,西方中等发达国家白天黑夜睡大觉,等着你赶上吗?因此,中国应该选择顺风顺水,乘坐更高速的运载工具社会主义才能赶上和赶上西方发达国家,对此结论,难道还有疑问吗?
综上所述,无论从千年历史上还是从现代中国资产阶级和资本主义客观发展条件,都不具备中国新资本主义的胜利条件,中国新资本主义的思路注定不能完成中国伟大复兴和引导全世界走向光明的任务。中国最终的出路所在,只能是或者选择资本主义的高级阶段和或者选择共产主义的初级阶段社会主义。国人必须明白,不但原始资本主义道路在中国是走不通的,既使高级资本主义也是走不通的,最多作为一种短暂的过渡,因为中国的国情加上国际市场的瓜分基本完毕,既不能以商品的质量从自由贸易中胜出,又不能以武力解决市场分额,所以搞福利社会只能是一种空想。国人必须明白,只有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只有社会主义才能救世界。这种社会主义是对传统社会主义的扬弃和出新,实质是采用新的更高级的资本运做生产方式,以工农商学兵为基础,公进私退,集东西方先进政治、经济和文化之大成,逐步地向共产主义的民主和谐社会方向迈进。

《七绝·鹰》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